就地过年,隔开的是距离,隔不开的是人心

过年回家,是中国人对“团聚”最好的诠释。对奔波在外的人来说,回家的渴望,积蓄了一年后,在春节前达到了峰值。 但…

茶如人生,平平淡淡最是真

初识茶道,是高中语文老师吕先生,赠我一本陆羽《茶经》,如获至宝。开头一句“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嘉木”就是茶…

大红袍与大红袍壶

其实,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终究离不开茶,就如同我,哪怕多晚回到家,总得先泡一壶茶,仿佛,茶就这么洗去一天的疲惫…

安化黑茶:时间里的金花

阴天,一个人在家,小睡一会,翻看几十页的《三体》,一本烧脑的科幻小说,据说中学生都说很能理解,一种被拍死在沙滩…

元青瓷茶盏:你我皆是匆匆过客

因为喜欢喝茶的缘故,也就喜欢收罗各式的茶盏,几个窑口的都有了一些,而最心仪的却是这两个青瓷茶盏了。 初次见它们…

茶馆的乐趣

茶馆,是以茶为主的馆子吗?有人会这样询问,我想。但业界有这样的定义,茶馆是商业性专用饮茶场所。系供客品茶、吃茶…

与茶为伴,岁月安然

我希望房间的窗框爬满幽绿的藤萝,每个夜晚华灯初上之时,泡一杯红茶 ,随手翻开桌上放着的书,茶香、墨迹与静夜相伴…

记忆中的桐城小花茶

小时候,茶叶是我们三岭村重要的经济作物。每年的清明后谷雨前,是采茶、炒茶、烘茶的大忙时节。茶的新芽发出来后,必…

茶场的冬

黔中安顺的冬天比以往来得要晚一些,更别说寒冷刺骨的冬天了。 早晨起床,打开房门,抬眼望去,湿漉漉的水泥地上,花…

百年老茶树

百年老茶树

历代文人对茶无不作矫情演绎,使其蒙上了禅意与媚惑。漫步在明清小品,字里行间飘逸出清泉煮茶的出尘幽香,茶在我潜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