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难忘师生情,我的学生和宜兴茗茶

国庆长假后上班的第一天,单位严主任对我说:志明带一袋茶叶给你。我对严主任说,留给你喝吧,我几乎不喝茶叶。严主任…

国庆长假后上班的第一天,单位严主任对我说:志明带一袋茶叶给你。我对严主任说,留给你喝吧,我几乎不喝茶叶。严主任严肃地说:不能,志明是送给你这位恩师的,君子不夺人所好吗。

志明当年学文科,我是文科班班主任,三十多年过去,对一个班级几十名学生,大都还有印象,对志明印象较深。依稀记得,他是走读生,家住距离学校几里外的张福河东。一次学校运动会期间,志明放弃100米,参加接力赛,患重感冒的他,吃了退烧药,坚持上阵,拿到了第二名,可见他有着很强的集体荣誉感。志明虽是走读生,但都坚持来校早晚自习。一天晚自习下课,天上下起雨,我要他住在学校,他执意不肯,我就借给他一把雨伞。第二天一早,我刚刚起身的当儿,他就把伞送到我的宿舍。他的脸红扑扑的,原来,他是小跑来到学校的。

下午上班,看见办公桌上放着一袋茶叶,淡绿色的纸袋上,“宜兴茗茶”几个字十分醒目。这也引发我对一段往事的回忆。

那年,我在省教院读书,班级团支部组织全班同学去宜兴游玩。在我的印象里,宜兴是茶以及茶具的故乡。有人说:来宜兴,不喝茶,不买茶具就是白来一趟。那次去宜兴,我喝茶了,但没买茶具。地道的宜兴茶,二毛钱一杯。拒不了主人的诱惑,同学善领硬是拽我在一个小茶馆坐下,点了两杯,我平素不喝茶,更不懂茶道,真是有点水牛吃荸荠食而不知其味,喝了茶,而不会品。善领问我怎么样,我说还好还好。幸亏,善领没有再追问。宜兴最吸引人的恐怕还是洞。宜兴雅称“洞天世界”,80多个石灰岩溶洞千姿百态,遍布全市。尤以“江南第一古迹”暨“海内奇观”善卷洞与张公洞及绚丽多彩、气势宏伟的灵谷洞名扬天下。记不清哪个洞是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拍摄的外景之地,我一看,的确和电影中的画面十分相像。

返程途中,坐在汽车上的我们还围绕艺术的生活感和艺术性关系的问题,展开热烈讨论。江南初春的夜晚,依然不乏鸟语花香,暖风浴人。

从省教院毕业后,我就教志明这一届,分科后我就成了他的班主任,30年前,他投笔从戎,成为一名有血性、敢担当的军人。一次,在区政府大门前,遇到志明的一个同学,他告诉我:志明曾担任过南京路上好八连代理连长。在我的学生微信群里,跟志明联系上,聊天了。志明说:从陈中毕业后,整整三十年,我也很想念您。入伍后,从新兵到老兵,上军校,回部队,到转业,岗位、单位一换再换,频繁变动,跟很多老师和同学都失去联系。每次回家看望父母,来去都很仓促,非常抱歉。这么多年,回去后一直没有去看望您,也没有主动联系,请老师谅解,等下次回老家,我一定去拜访您。如果有空闲的话,请老师来上海转转,我给您当向导!读了志明的短信,我的心里热热的,暖暖的。为了配发《我的学生是军人》一文,我向他索要照片,他发我一张近照。我说最好是代理连长时的。他抱歉地说:那还是九三到九四年的事,二十多年了,又搬了几次家,在部队的照片好多都弄丢了。他的抱歉使我十分感动。

前不久,我约他写篇文章给我,发在我主编的《楚天文星》上,志明一直没有答应,我明白,他有写不好的过虑和担心,他还向我推荐一名陈中校友,可惜至今我没有联系上。

国庆八天假,我成天和电脑对坐,没有走亲访友,更没有接触远近景观。面对志明带来的“宜兴茗茶”,我想起了他以前给我的承诺。我懂得他回来后没有告诉我,是因为担心打扰我。越是这样,越是想念他。我想起《我的学生是军人》一文中有关他的一些文字:


我明白,一个闻名中外的连队,一连之长,其责任该有多大,其担当精神也可想而知。我想,南京路上好八连,这如雷贯耳的名字,中国人知道,外国人也知晓,特别一代伟人的杂言诗《八连颂》中,有一句“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经典名言,我们不知诵读了多少回。

我和志明都上班了,我在小城淮阴,他在都市上海。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遥望数百里之外,我想,志明也是在处理着公务。我也在想师生相见的日子。

“借山水胸怀,品无上妙香。”这是“宜兴茗茶”纸袋两边都印着的一句话,这也蕴含无限韵味,宜兴的山是沉稳的,水是灵动的,它们的胸怀是宽广而博大的,而博大的山水孕育出一方名人,如台球天才丁俊晖,有人写文称颂道:姚明的高度,李娜的力度,刘翔的速度,丁俊晖的准度,都是国人的自豪与骄傲。我以为此言极是。

仲秋近晚的风,吹得楼顶尖叫声声,灰暗的天空,堆着厚厚的云层。而“宜兴茗茶”放于面前,我的心里却如春天般的温暖,晴空般的灿烂。

志明,作为昔日老师的我,由衷祝福你,祝福你在大上海绽放自己,发展自己,收获自己。

我还奇怪地想,“宜兴茗茶”为什么不叫“宜兴名茶”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01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