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茶心得

吃一碗西门府邸的六安茶

看了标题,如果你以为我要跟你讲“茶”,那么你错了,我的朋友圈里不乏懂茶的大师,若这么明目张胆班门弄斧,怕是直接…

看了标题,如果你以为我要跟你讲“茶”,那么你错了,我的朋友圈里不乏懂茶的大师,若这么明目张胆班门弄斧,怕是直接会被唾沫星子淹死,以后朋友也不要做了!若你以为我要讲“吃”,那么你又错了,茶用“饮”用“喝”,和“吃”看起来没有毛线关系。可我们江南吴语,讲“喝茶”就是用的“吃”字,“你吃不吃茶?”、“茶吃了没有?”就像我们一直把没馅儿的叫“包子”,有馅儿的叫“馒头”一样,我从小就叫“小笼馒头”,没听说怎么还会叫“小笼包”的!

其实细想也没什么,南北文化的差异而已!但有些事情好玩就好玩在“差异”二字上。

“西门府邸的茶”!没错,就是《金瓶梅》里西门大官人家!“六安茶”是正房大娘子吴月娘经常会吃的!吴月娘吃六安茶要“熬”,拿了一壶放进茶叶后在炉子上慢煮!

无独有偶,《红楼梦》里刘姥姥进大观园,随贾母去栊翠庵喝茶,问好不好喝,姥姥说“味淡,且多熬一熬会更好!”原著原章原话已记得不是那么清,但就是这意思!

而同行的贾母呢?当妙玉奉茶时,她说“我不喝六安茶!”妙玉答“这不是六安茶,这是老君眉!”——多有意思,吴月娘和刘姥姥的味觉层次在同一个平面上!这里并不讲高低贵贱,也没有好坏之分,只是因为各自不同的社会处境而导致的味觉差异!月娘管着一个家,尽管是出身千户家的小姐,但嫁入西门府邸后上上下下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你让她喝清新寡淡的茶不够味儿!刘姥姥就不用说了,乡野农家围着田地劳作,看天等收成,体力心力的焦悴口味重是一定的!而贾府里阖府上下那些女孩子,每日里衣食无忧、吟诗画画儿,若喝一口熬出火候的茶,那真比吃了黄莲还苦,所以她们都爱清淡的东西。

我二十多岁开始喝茶,喝了这么多年,从绿茶、红茶到岩茶、普洱,不挑,什么都喝,可每每跟一帮所谓喝茶的人一起喝时我都有种好像这辈子从来没喝过茶似的感觉!且不说跟我安利得各种泡茶要用的水、器具、时间等让我茫然,除此之外各种名字、闻所未闻的茶叶简直让我手足无措!喝茶从一开始喝的就不是舒坦而是局促和拘谨,真得难受!

相比倒是碰到两个男士很有趣,抽烟、喝茶!约着谈事情,办公室门一推进去那烟雾缭绕得跟集中营的毒气室似的。坐下先不讲事,干泡台里挑一个杯子用开水给你里里外外冲洗两遍,也不问你喝啥,喝不喝,直接就现泡好的茶倒在杯子里端放在你面前,看我喝了,好,开始讲正经!在这种时候我觉得我从不做作得挑茶真得简直是美德!

上海有个特别高端的喝茶场所,私人俱乐部一样的性质,环境、服务、器具都没得说,但价格实在难以理喻!按单个人头算,一小时费用达四位数!不知道在里面喝的都是什么人,非富即贵吧!但肯定不懂茶,真是白白地糟蹋!五月初在南京中华门城墙下一家名为“六朝松”的老宅里喝茶就喝得身心舒坦,相比之下那个高端俱乐部,喝得不是茶,满杯满盏都是着急!原谅我小门小户的狭隘,茶是烫的,喝一个小时两三泡就要滚蛋,边喝还得边算口袋里的银子,这种地方真得不去也罢,除非银子不是自己的,得想着法儿得赶紧撒出去!

喝茶,除了自个儿喝还就是跟别人一起喝,喝得开心得一次是跟廿四节气空间的许老师,我俩聊唐宋、聊明清,聊茶聊茶食,互补所闻所见之不足,很是过瘾!这是这么多年来聚众喝茶时唯一一次没有聊八卦!感觉肚子里看得那点书终于找对了人可以讲出来一样!

还有一次,跟许老师喝茶正好相反,落座后主人先问我平时喝什么茶?我老实说正山小种、金骏眉。她又问我喝得金骏眉多少钱一斤?我心里算了一下回答大概是三千多一斤。这个回答当下就遭到嫌弃:这是假的!正宗金骏眉起码八千起价!于是她让我喝她八千一斤的金骏眉!好嘛,这一口堵得!堵得不是价钱,而是所谓真假,不管多少钱,反正肯定是茶不是?难道我喝得还是别的树上的叶子不成!茶叶市场水深也不是一天两天,若单纯用价格来判断所谓真假,也未免太过简单粗暴!更何况,三千多一斤的茶真得不便宜啊,还要怎么滴?!

还是廿四许老师的话颇为赞同:喝茶不要讲究那么多,凭自己口感,自己觉得好喝才是真得好喝!

不是吗,管它是吴月娘那命孙雪娥熬出来的六安茶,还是贾母要喝的老君眉,人无贵贱,茶就更是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02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