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茶心得

阳羡雪芽,茶叶中的大家闺秀

每每一开春,便有友人问我是否有西湖龙井,或是苏州碧螺春, 我内心是颇为郁闷的。龙井至明清之际方才扬名全国。碧螺…

每每一开春,便有友人问我是否有西湖龙井,或是苏州碧螺春, 我内心是颇为郁闷的。龙井至明清之际方才扬名全国。碧螺春的名气则要晚于龙井,因清朝康熙皇帝的青睐,赐名“碧螺春”,始成为皇室的贡茶。事实上,同为吴越一派的茶品,还有一款香茗历史更悠久、成名也更早,品质丝毫不逊于龙井、碧螺春。那就是产于无锡宜兴的——阳羡雪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实在是因为这款历史悠久的名茶因宣传不力,现如今却成了养在深闺的美女,不为众人所知,终究是一件憾事。閒雅君作为无锡本土人,一定要为阳羡雪芽代言。

宜兴产茶,据史料记载可追溯至东汉末年,以宜兴阳羡地区所产品质最佳。唐肃宗年间,当时茶界权威陆羽认为阳羡茶“芬芳冠世”可以上贡给皇帝,于是阳羡茶被列为贡品,始得盛名。当时规定首批贡茶必须在每年清明王室祭祖前送到京城,故而必须是开春第一次开采的头茬芽。有诗云”天子未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特指这进贡的头茬阳羡雪芽开采之早,芽叶之鲜嫩。

阳羡雪芽外形纤细挺秀、色绿润、银毫显露、香气清鲜幽雅、叶底幼嫩,色绿黄亮,当年大文豪苏东坡千里迢迢来到无锡,只为二泉水、阳羡茶,留下著名的茶诗“雪芽为我求阳羡,乳水君应饷惠山”。

阳羡雪芽,实为名门闺秀也~~

初尝阳羡雪芽是从一个朋友那里讨来的,虽然我不懂茶,虽然由于茶多水少入口微苦,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这个茶的不同。几次喝下来,已经感觉不出苦涩但是迷恋却越来越深。既然我是一介俗人,就从俗人的角度说说我对这茶的感觉吧。我们谈论美食总是会说:“色、香、味俱全”,那么茶应该也可以这样评价吧。

泡茶时我总是喜欢欣赏茶叶慢慢展开,完完整整,不见碎片,茶汤清清亮亮,就像夏日暴雨冲刷过的天空,颜色嫩绿微黄,和枝头微挺即将茁壮成长的嫩叶一个颜色。

每次喝茶我总是戏谑说:“我闻到了肉味”,其实那不是肉味,而是一种能够充分满足一个吃货嗅觉的味道。请恕我实在无法言传这种味道,如果您是一个肉食动物或者一位美食爱好者大概就能意会我的感觉了。

最后这茶终于可以入口了,不要指望我告诉你入口甘甜一类的话,入口后体会到的是原原本本植物的味道。清清新新的味道略有苦味,抚平了都市人常见的烦躁,如同夏日树干上的鸣蝉喝下第一滴露水的感觉;和着水的温度,会让你面对千头万绪的工作生出:“而今迈步从头越““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豪情,与现代人推崇的“断舍离”有异曲同工之妙。偶有一片茶叶飘入口中,细细咀嚼,茶叶质感肥厚有嚼劲,经常让我想起小羊在田边咬断最嫩的那把青草。

当然,我喝的阳羡雪芽只是来自宜兴某个偏僻的茶场,朋友去那边旅游回来告诉我那里山青水秀,空气清新,山上株株茶树与竹林遥遥相望,让我不禁神往。在城市生活久了,总是特别向往绿色的原野、竹林,而这阳羡雪芽成了我最大的安慰。每次喝着茶,仿佛都能看见茶树枝头初生的芽尖在阳光下发亮,雨后竹林里泥土中悄悄露头的竹笋。

最后不得感叹一句古人的智慧,赋予了这茶这么神型兼具的名称,这“雪”字、这“芽”字,恰恰是这茶最真实的写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0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