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海青茶叶,我的家乡好茶!

父亲活了一辈子,他的两大嗜好令我记忆犹新。 父亲是一名副其实的烟民,这也是他的第一大爱好。据父亲回忆,他十六岁…

父亲活了一辈子,他的两大嗜好令我记忆犹新。

父亲是一名副其实的烟民,这也是他的第一大爱好。据父亲回忆,他十六岁就成了家里的整劳力。那时家中贫穷致使他没能去上过一天学,早早的成了五口之家的顶梁柱。生活的困境又迫使他过早的承受起成人的压力,也就在那个时期,担负生产队看护山林的父亲在寂寞与空虚中瘾上了抽烟。

喝茶是父亲的第二嗜好,却没有他的烟史早。起初,也是因为家境贫寒,没有额外的钱去买茶叶。自从包产到户之后,父亲成了亲,分了家,在那个连点煤油灯都要省着用的岁月里,喝茶倒成了施舍。原本借客搭局的喝茶,不知不觉间竟然成了父亲的喜好。生活拮据令父亲宁可不吃猪肉也不能没有茶叶,茶叶不在好与次,有茶就行。

说起父亲的喝茶的历史,还蛮有些曲折。所买的茶叶自然也不是什么上等的好茶,基本是从集市的茶摊上称的散茶叶,要么茶梗多、要么茶沫多,多数以相对低廉的茉莉花茶为主。在喝茶的时候还能闻到茉莉的花香,这或许正是父亲所谓的品茶吧。

随着生活水平的日渐好转,成品包装的茶叶也渐渐的流向了乡镇和农村,印象中父亲喝猴王牌茉莉花茶有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若干年前我离开了家乡到了江南水乡,江南水好茶也好,中国十大名茶多数都产自南方。每次探家时,茶叶是我送给父亲的必备品。譬如碧螺春、毛尖、龙井、铁观音等悉数粉墨登场,父亲却老是叮嘱我不要花那么贵的钱,有点消受不起。

已不记得是哪一次回家,父亲把泡好的茶水沏一碗给我,有点神秘的对我说:“你尝尝这茶叶咋样?”

我轻抿一口,点点头答:“不错,这茶比茉莉好得多,清而不浊,香而不腻。老爹!这是我给你捎回来的绿茶吧?”

“咦!就你们南方那有好茶啊!”父亲转身从橱柜里取出一包绿色包装袋的茶叶递给我,“碧雪春茶”四个字格外显眼。我惊异的自语道:这不是咱市里自己产的海青茶吗?没想到还真不错。

海青镇,我没有去过。单听这名字就是一个美丽的海边小镇,且临海水清,定是一个山青水秀的好去处。俗话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海青人能培育出好茶叶来也是情理之中。

作为西海岸新区人,海青茶我自然也略知一二,尤其是在看过城市档案《海青茶的传说》之后,更加对由来已久的海青茶产生了一种崇敬之情。传说终归是传说,现实却是存在。有记载说,连嗜茶如命的宋代大文豪家苏东坡在密州任职就曾海青巡查时,望茶兴叹诗兴大发:“漫山茶树,翠色欲滴;捧来食之,明目升华。”我又有什么怀疑呢?

父亲自此喜好上了海青茶,这一饮就十多年,结下了不解之缘。每次探家归来,我也会拾掇上几包海青茶带回南方,也让江南朋友品尝品尝家乡的茗茶。

我遗憾的是到如今还未曾到过海青,亲睹茶园风光,亲闻茶树清香,亲品茶的味醇,亲见茶师的表演,倾听那海青茶美丽的传说……

我喝茶却不甚好茶,在我与海青茶这些年的交往中,其实我已领略到海青茶的文化,海青人的淳朴。有朝一日,我将会亲临海青,闻茶香而去探寻海青茶的神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10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