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茶心得

安徽岳西翠兰,我最满意的一款徽茶

今年从茶山回来后的第一场茶会,我没来得及参加,活动结束后问大家最喜欢安徽哪一个茶叶,茶会上的三款茶“涌溪火青、…

今年从茶山回来后的第一场茶会,我没来得及参加,活动结束后问大家最喜欢安徽哪一个茶叶,茶会上的三款茶“涌溪火青、黄山毛峰、太平猴魁”都有人报上名来认领,唯独安徽岳西翠兰,与去年即使有人说不那么喜欢也要多解释一句不同,今年岳西翠兰竟被所有人排在了最后,且几乎没再多提。

安徽岳西翠兰
安徽岳西翠兰

我很不服气。让王老板给我拿出一泡,自己泡来从头到尾喝了,很好喝啊,茶汤清甜细腻,生津回甘俱佳,花香也幽不夺人,只在细微之处一点一点沁出与其他茶的不同特点来。

唯有一点略显不足:茶的辨识度不比去年高。

这是在茶山时我们就知道的情况。当时两个茶里做抉择:我们看中的那片山场,工艺都没有问题。只是一个头采,但是采摘那几天气温低,天气不够晴好,是以虽茶汤细腻甜润,但香气稍显内敛;另一个晚几天,但是天气极其晴朗,是以茶汤稍粗,但胜在爽朗,香气突出。

茶汤稍粗,但胜在爽朗茶汤稍粗,但胜在爽朗

以至于试茶时,贾老师、王老板与我一行三人,反复试了好几次,试到我都有些弄晕了。先是觉得头采的就不错,像雨香斋的茶该有的样子;然后喝到晚几天的,“这个更像去年的啊”;然后颠来倒去的喝……喝到后来,他们嘲笑我,把贾老师闷的头采茶当做了晚几天的。因为“特点真的很突出啊”。

当天晚上,王老板没有做决定,只说明天一早再试试。我在旁边跟着,喝的七荤八素,早已弄不清楚状况。只觉好茶“还是要认得出来的好”。心里觉得“晚几天的那个应该会比较好卖吧”。但是最终,当然还是要看贾老师的判断和王老板的决策了。当天晚上,我既是兴奋,又是期待。

第二天一早,再喝一遍,两人很快就定了,“就要头采的”!

贾老师的解释是,“好茶要细腻,不要粗老,香气要幽”。王老板的解释是,“我选茶,‘好’是第一位的,特点次之”,“至于卖嘛,我得先保证我买回去的是最好的东西”。

于是,就这样,打包好茶,我们就离开去下一站了。却让我忍不住一路沉思。

在王老板的评价体系里,岳西翠兰是目前为止他找到的最满意的一款徽茶了。他说的满意,不只是说味道,还有做茶的老先生,是从1984年开始就一直得奖的制茶高手,荒废了几十年的野茶园,自然长满在整个大山树林之下,乱石林立,荒草丛生,生态极佳。无论天时地利人和,皆善,为目前他所仅见。

岳西翠兰野茶园岳西翠兰野茶园

岳西翠兰的核心产区头陀镇,地处大别山腹地深处。在我去过的茶山里,以我目之所及,沿途看到的山场状况,绝不算是好的。无论土壤还是生态,大环境比不上我们去过的许多茶山。而雨香斋之所以还要做这款茶,王老板看中的,一是那片生态极好的野茶园,一是那位手艺极佳的做茶老师傅。

野茶园坐落在深山之中野茶园坐落在深山之中

我们去到的那个茶厂,规模不大,机器不多,既不是完全的传统手工,也看不出什么现代的先进。但去年王老板和贾老师跑遍岳西,也就看中这一家。

新鲜的岳西翠兰野茶新鲜的岳西翠兰野茶

做茶的老师傅极其认真,关键是,他相信技术。在他不大的办公室里,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奖状,那是他每年参加评比的所得。自从1984年第一次得奖后,他开始有机会不断与安徽农大茶学的老师们交流,技术不断精进。这样下来,他对做茶过程中的每一步,都有了自己的理解和判断。再加上那片被他有先见之明保护起来的野茶园,胜出自是必然。

密密麻麻的奖状似乎诉说着做茶师傅辉煌的历史密密麻麻的奖状似乎诉说着做茶师傅辉煌的历史

借着我们来的机会,他也是献宝一般,赶紧把自己得意的几个茶拿出来,请贾老师给品评一下,看看与他的判断是否一致。其认真程度可见一斑。

雨香寻茶,算是按书索骥。先从历史上有据可循的名茶做起,寻茶时,直接杀到书上记载的最核心产区,看山场、工艺现状,然后决定要不要做。因野心太大,想跑遍全中国的茶山,所以一开始只能挑典型和重点,次序深入。

山场第一,工艺看人,全达标就能做。山场不好肯定就得放弃;倘若山场够好,技术不够,只要传统做法尚有保留就可以继续跟进……从这个层面来说,这一款岳西翠兰,已可达到雨香寻茶终极目标的“完全体”。

王老板自是知道,“好”是无法穷尽的。所以雨香所求的“好”,也都是在以上这些前提之下的“最好”。尽量减少主观的喜好,而从源头追寻客观“好的真相”。一切关于茶的文化趣味和审美,再由此衍生。所谓“标准样茶”,我想大致也应如是。

制作精良的岳西翠兰茶制作精良的岳西翠兰茶

至于每年茶有不同,这在商业而言,是产品的不稳定。而从农作物本身,却又是客观规律。我们学习,自是要从根本开始着手。否则,便没有真相。但要与市场良性沟通,达到好的循环,还需继续努力。

想起在茶山之时,我误把雨香挑中的这款茶当做最终被他们放弃的那个,全在于我对岳西翠兰“特点”的记忆。而如今细想起来,不过是因为闷泡之后,茶的个性被突出,而那一点点好的微妙感其实却是消失不见的。

如今再喝,清甜、甘润、细腻、饱满,不苦不涩,生津极佳,回味幽长,几乎与所有好茶一般无二,只有那沁出的一点点若有如无的独特花香,在向曾经喝过它的人传递信号:我就是那个安徽岳西翠兰啊!

本文转载于雨香斋公众号,作者小颜阿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