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伍家坡茶,我家乡的茶!

“诗写梅花叶,茶煎谷雨春。”眼看谷雨将近,又到了春茶上市的旺季。   我的家乡伍家坡有本地最好的茶叶,相比于龙…

“诗写梅花叶,茶煎谷雨春。”眼看谷雨将近,又到了春茶上市的旺季。

  我的家乡伍家坡有本地最好的茶叶,相比于龙井、铁观音的影响,她竟受不住“小寨子”上的一声吆喝,因为实在太秀气,太柔弱,太娇羞,太安静。稀稀拉拉的房子,冷冷清清的道路,上下十里无人烟,纵横千米无鸡鸣,以致于几十年来一直藏在深闺,羞见生人。

  从猫子冲分路,爬四公里才可以上到山上。虽地处水南却一点也不背阴,森林覆盖在山腰,茶园种植在山顶,晴天,阳光朗润,空气纯净,闻四野花香,看蜂飞蝶阵,听山涧松涛,赏雀鹃和鸣,把人的身心舒展到无穷的大。下雨,山下的一切都隐藏在奶酪般的云海之中,头顶轻纱缭绕,周围薄雾轻拂,景致泼绿染翠,环境静谧,农舍依稀,浮躁的心又可以沉静下来。“自古佳茗似佳人”有这样优美的环境才有这样味美的茶叶。

  黄庭坚说:“未知东郭清明酒,何似西窗谷雨茶。”是说谷雨茶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伍家坡的茶是地道的谷雨茶,因为海拔的关系,要比别的地方迟一些,别的地方谷雨是二茶,在这里却是头茶。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县财政下派干部王明海在伍家坡蹲点,看见这地方远离繁华,阴坡向阳,温润而不燥热,扁沙土壤,略带碱性,松软透气,滤水性好,非常适合茶叶种植。举全村之力,开山挖梯,撒子种茶,成就了当年沿头溪第一个专业化茶场。高峰时期有近三千斤干茶。

  唐•陆希声《阳羡杂咏十九首·茗坡》说:“二月山家谷雨天,半坡芳茗露华鲜。春醒酒病兼消渴,惜取新芽旋摘煎。”其实茶叶的好坏还在于制茶的技术。以前都是手工,流通少,也就没什么讲究。后来有了机器那就不同了,翠姑爹当属制茶的顶尖高手,他出去学习之后回来创办了沿头溪公社第一个机制茶厂,把小秦寨,伍家坡的云雾茶做出了省级大奖的高度,风光无限。后来的师傅大多是他的徒子徒孙。伍家坡茶厂紧随其后,在他老人家的指导之下鹏哥深得真传,他制作的“天柱雪峰”“天柱玉叶”双双获得省级金奖,“顶坪菊针”获得宜昌最佳造型奖,研发的榜上名茶包装开了理念转变的先河,可惜上面两人均已作古,但他们对当地绿茶的贡献都留在茶园的梯间。现在有顶坪微型茶厂,坡上改制厂,随采随制,灵活方便。特别是河下志兵的现代厂,环境好、起点高、规模大,技术强。代表着沿头溪流域制茶的最高水平,益哥,和平,世伦,建波都是技术过硬的师傅,但他们的根都在伍家坡那一亩三分地上。

“年年谷雨摘新茶,今岁春寒少嫩芽。寻遍半山般若叶,炼成一握老君砂。”近几年天气无常,去年雨水偏多,今年春寒料峭。但谷雨总有春茶上市,最难的是采摘春茶,年轻的外出务工,年老的交通不便,劳力奇缺,好在顶坪有村里接管,陆书记亲历园间,小燕子身先士卒。坡上的乡邻有了屋旁赚钱的机会,也让顶坪毛尖散发出了新的灵气。

伍家坡茶,四十几年的老茶梯,依山就势、偎花伴草。不打农药、不施化肥,天然绿色,率性生长,谷雨才到成熟期。形成了汤色翠绿,气味清香,口感醇厚,回味甘甜的独有特色。多年成为一些机关的公务用品,它不做明前的高端,也不做夏茶的大众,品尝它的都是内行茶精,回头老友,朋友同事,他们会品,会悟,懂的茶的魂灵,把茶的精髓读到极致。不急不躁,不催不问,相伴数十年,提前下订单,上市即送货,是不愁销路的。这么悠久的茶园,区区六百多斤的产量,想想肯定是茶中的极品啊!

“淡中有味茶偏好,清茗一杯情更真。”独特的生长环境,科学的炒制技艺,原始的耕种管理,成就了这一大地的精灵。每年谷雨我都要回去采茶,一是难舍童年记忆,抛不下这份乡情;二是受人之托,帮忙买点硬货。都是多年茶友,买的是一份真情,等的是一份信任,唯有尽心竭力,不污绿茶品性。夕阳西下,岭上杜鹃啼血浴淬火,冲一杯雀舌,看氤氲的清香悠悠荡漾在大樟树的叶隙间,一颗心慢慢沉静下来,内心清风朗月,和你谈一宿满坡的茶话。

伍家坡茶,我家乡的茶!谷雨上市,满坡清香。魂牵梦绕的,茶香故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16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