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霍山黄芽采摘录:难得的悠闲采茶时光

疫情淡去后的三月底,霍山迎来了每年一度的“茶春”,顾名思义,也就是迎来了采茶的时节。 我家住在大别山山区,山村…

疫情淡去后的三月底,霍山迎来了每年一度的“茶春”,顾名思义,也就是迎来了采茶的时节。

我家住在大别山山区,山村的气温更低于是早茶来的更晚,2020年的第一次采茶是3月30日。一家人都背着特制的小竹篮,一起兴冲冲的往茶园走,其实往年的茶春多发生在清明时期,但因为天气预报说可能要降温下霜,于是准备提前把第一批早茶采回来。

我们这边的茶叫霍山黄芽,从名字就可以看出特点就是“黄芽”,嫩绿的小茶芽,但是可爱的外表下,是采摘的不易。

一般茶园都在离家比较远的山坡,要清早出发。那时候的茶园还是雾蒙蒙的一片,茶树上草地上都是点点的露水,可以轻而易举的打湿衣服鞋子,说跋山涉水也不为过。因为有时候还会遇到蛇、蜥蜴、千足虫、蚂蟥和蜱虫等。所以,我特地用一个小瓶子装了一点盐,每天带在身上,然后再去茶园。

采茶其实是很累人的,跋山涉水去茶园是其次,茶园多生长在坡地上,要用尽各个关节的力量,才能在坡地上站稳然后行动自如的采茶。新种的茶树比较小,需要弯腰采摘,而年纪大的老茶树又太大,一个人要围着茶树转几圈才能彻底采完。

早上有露水,中午又有大太阳,说是春日烂漫,然而这时候太阳的活力也让人十分吃不消,妈妈怕我脸被晒黑,还特地给我买了一个防晒神器,然而现在我的手已经比我的脸黑了至少三个度了。

采茶是很伤手的,不经意间就会划伤手背,几乎每天采茶归来,我手上都有添新伤,而且茶树汁会染色,我现在的手看起来根本就不像一个20岁大学生的样子。

第一次采的茶只卖了50元一斤。因为当时是新茶,采出来的结果参差不齐,而后几次茶价又逐渐涨了上去,可是不幸的是,听长辈说今年的茶叶产量与往年的根本不能比。

似乎整个霍山的霍山黄芽都减产了,不知是气候问题还是怎么的。今年的茶采摘过之后它就长得很慢,同一片茶园,往年隔一次就能采摘一番。而今年,不隔个三四天是采不到第二批的。去年爸妈两个人在家,一天采了14斤,而今年加上我,一天6斤都需要加紧努力跑上好几片茶园。

今年的采茶比以往几年更难,但我还是挺珍惜这种时光的,上一次在家里陪父母采茶这么长时间,还是小学的时候。小时候就盼着采茶,只要背着我的小篮子努努力,每到下午父母卖完茶,我都可以选一瓶自己喜欢的饮料,看到茶贩子把钱交到我父母手上时,可能我的眼睛都会放光。

再之后就少有机会陪父母采茶了,初中高中六年,只有清明放假才能回家陪父母采上一两天的茶,然而还学业繁忙,有不少作用拖着我在家学习。

妈妈在茶园笑着跟我说,“丫头长大了,过了今年以后说不定没机会陪妈妈这样采茶了,以后要找工作,要嫁人……”我总笑笑回应“找工作嫁人也可以回来陪你采茶呀”。

这种散漫自由的时光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会珍惜这个难得的在家中度过的茶春时节,采茶卖钱是其次,我享受的是这段时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24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