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舒茶采茶记:十指尖尖采茶忙

明朝魏时敏有诗曰:“待到春风二三月,石炉敲火试新茶。”四月初的天,带着春天的风,暖的叫人好不舒服,采茶便是在此…

明朝魏时敏有诗曰:“待到春风二三月,石炉敲火试新茶。”四月初的天,带着春天的风,暖的叫人好不舒服,采茶便是在此时。新茶,是指当年春季从茶树上采摘的头几批鲜叶加工而成的茶叶。为求其鲜嫩,清明节前后采茶最为适宜,而此时的茶叶尚是未成形的嫩叶,故又称,毛尖。

我的家乡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庄,位于秦淮以南,大别山深处。大别山造就了这一方水土,种茶采茶是一项传统。说起茶叶来,其实还有个小故事。据说昔年毛主席路过此地,称赞到,这片地,是个种茶叶的好地方,舒茶镇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当然,这也就姑且算个摘茶时的田间笑话。

采茶是项极其不耐烦的事,尤其是现下摘的新茶,那一点尖尖上的嫩叶,也许你摘几个小时也没有一斤,然而正是这样的难得,让新茶的价格也高居不下。茶树在田间,和着油菜花的身影,两种香气自然交融,竟一点也不觉得突兀,这是一种独属于大自然的美妙。

长时间的弯腰动作带来的酸累,那怕是再美的风景也不能消除,可我还是觉得满足,手上的动作不停,任由思绪飞散在这蓝天下。那种酸累的感觉让人觉得真实,因疫情而困在家中的无聊仿佛也因此消散。

清风徐来,暮色渐晚。拎着手中的袋子,在田间小路上悠闲的迈着步伐,袋子不重却也沉甸甸的。我想,这大概就是收获的喜悦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26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