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清溪玉芽:采茶辛苦卖茶难

家乡生产一种茶叶,名气不是很大,叫清溪玉芽。每逢茶季,我都会留在家里帮家里采摘茶叶,今年也不例外。 上午,吃完…

家乡生产一种茶叶,名气不是很大,叫清溪玉芽。每逢茶季,我都会留在家里帮家里采摘茶叶,今年也不例外。

上午,吃完妈妈留在热锅里的早饭,我不慌不忙地去茶叶地里找妈妈。

路上,乡亲们看见我,都热情地招呼“子敏也得空来帮忙?”这句话听得我非常惭愧,其实我并没有多忙:除去网上教学和作业批改,我的空闲时间其实也不算少,划划手机、逛逛网页,几个小时就过去了。“帮忙”这个词,更让我觉得心虚,看看我的样子: 一手攥着手机、一手拿着水杯,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口袋里还揣着瓜子零食。

妈妈见我来了,就指派我到她特意为我选定的茶叶地里去,那里一定是平整开阔的;杂草丛生、靠近悬崖峭壁的地方,从来都是妈妈自己去摘。

妈妈总是低着头,不紧不慢地忙个不停,我和妈妈说话,她也不会乱了节奏。

“我记得小时候春夏季放学后,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茶叶地里找妈妈。”

“是的,那时候全靠摘茶叶卖钱给你读书呀!”

“我记得别的同学放学回家都帮妈妈摘茶叶,他们动作麻利,而我在这方面比不过他们,所以我那时候就想在学习成绩上跟他们比。”

“那时候你做学生,学习压力大,心思都在书上。”

我一会儿抠出手机来瞧瞧,一会儿看看周围的山水,一上午过得倒也很快。整个茶山上只有我这样悠闲,我是在体验生活,他们却是在维持生活。

中午到了,妈妈要回家做饭,因为我做的饭“不能吃”的概率比“不好吃”的概率更大,所以只有依赖妈妈做饭。

回家路上,我跟妈妈说,采清溪玉芽赚钱太辛苦,一点都不划算,我的手又红又痒呢!

妈妈把她的手伸给我看,手指全都被茶叶的汁水染成了黑色,我的手指尖只是略微发绿,难怪妈妈摘的茶叶量是我的三倍。

饭桌上,我和妈妈说,摘茶是个起早贪黑的体力活,太辛苦了。妈妈你以前辛苦采茶是为了供我读书,你现在身体不行了,不要硬撑着去采茶,不想摘就歇着,阳光太强的时候,下雨的时候,都不要出门采茶。

妈妈微微一笑:“我手也慢了,摘不了多少,我没别的本事,能在茶叶季每天挣点零钱也是好的。”

“说起采茶,比我更辛苦的人多呢!邻村有一位老奶奶带着孙子上山采茶,午饭就在山上吃方便面。下午回来卖茶叶,外地收茶叶的人还用假钱骗了她。”

我一时竟然接不上这个话茬。我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吃完饭,妈妈便急着收拾碗筷,我说我来洗碗,妈妈很开心。

我能把碗洗干净,就是手脚太慢了。等我洗完碗,都快到了卖茶叶的点了。茶叶能不能卖个好价钱,还得看运气,这其中的一些阴差阳错,不是我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妈妈一般都会在卖完茶叶后继续摘一会,直到天快黑才回来,茶叶的卖价也都写在妈妈脸上。

这几十年来的茶叶季,妈妈都是这样的辛苦。妈妈只是众多茶农中的一员。

我并没有失去农村的根,无论走到哪里,家乡的茶香永远伴随着我。但是我却仿佛失去了农村的魂,既不像纯净的农村人,也不像高大上的城里人。好在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家,永远都是家,就像这清溪玉芽的味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3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