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怀念母亲:难忘家乡茶香

泡一杯“金寨抱儿山云雾”,翠绿的嫩芽在白开水的滋润下,缓缓舒展开那片尖芽,似子宫内胎儿张着小手,贪婪地吸食足水…

泡一杯“金寨抱儿山云雾”,翠绿的嫩芽在白开水的滋润下,缓缓舒展开那片尖芽,似子宫内胎儿张着小手,贪婪地吸食足水份,不一会,一股幽香慢慢从杯中氤氲,升腾至整个房间,沁人心脾,令人回味无穷。可采摘它时的记忆,总充满我整个儿时的时光。

我家就在金寨抱儿山脚下,那里高寒山区,交通十分不便,终日云雾缭绕。庄稼收成低,要养育三个孩子和一家人生活,采茶卖钱便自然是一年中唯一经济收入。

每年清明前后,春天已在这里做足文章。山已郁郁葱葱,水也变得爽朗,间或其中的迎春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梅花,水仙花,樱桃花等也不甘落后,云雾缭绕中,一副花团锦簇,春光烂漫景象。可我无心观赏这些,除了上课,按时完成作业,上学前或放学后还要提个小竹篮,跟在妈妈后面采茶去。

一排排垅起的地上,茶树经过整冬的孕育,吸收天地灵气,云雾缠绕熏陶,山间清晨雨露滋润,伴随山林鸟儿催眠,经春风吹拂,都醒过来了。枝头上探出嫩嫩小脑袋,怯怯地打量周遭世界,像一个个婴儿亭亭立于枝头。远望去翠绿的,碧绿地,深绿的,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母亲欣喜于茶叶长势,天朦朦亮,便背着大竹篮,戴个草帽,采茶去了。临走喊醒我们姊妹仨起床帮忙采茶,因明前茶采摘时间短,能卖好价钱。

在姐姐带领下,太阳已升起,我们挎着个小竹篮来到茶地。茶地里露珠还没被太阳赶走,我睁开睡意朦胧的眼,那比我略高的茶树上,嫩嫩小黄芽向我挑衅地嘲笑着。我伸手去拽它,刚扯断尖芽,脱离开枝干,枝干反弹出老叶上露珠,倏地钻进我的脖颈,好凉啊!我使劲摇晃着茶树。再看母亲,整个身子伏在茶树上,草帽遮掩下双眼紧盯着茶树新芽,双手上下翻飞,像老师在钢琴上弹奏,手中一片片嫩叶,像弹奏出音符,都流入背后筐里。不一会一颗茶树摘完,一曲终了。看母亲大竹筐里,已躺着大半筐碧绿黄芽,正对着太阳眨眼睛呢。而母亲双腿已被清晨露水打湿,衣服粘粘在腿上,母亲全然不顾,她要和时间赛跑,多采点茶叶,好补给一家身上衣服口中食,还有三个孩子的教育费用。下雨天,母亲怕我们打湿着凉,她一个人去采,往往回来时,全身湿光,像在水里泡过一样。想象母亲采茶艰辛,我暗暗下定决心好好读书。

每到开学季,母亲从她的小箱里,拿出用手帕包裹整齐的卖茶叶钱,给我们姊妹仨交学费,从山里小学到镇里中学,我知道这钱里包含母亲多少清晨采摘和深夜多少次烘炒!

母亲把采茶当一年中头等大事,一到清明前半月,便准备采茶用具,竹筐,烘茶炒茶用的木炭等,我们也免不了做她小帮手。渐渐地,茶树比我矮了,渐渐地,母亲青丝中夹杂着白发,步子蹒跚时,我离开了家。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痴迷于外面世界之大和新奇而留恋忘返。无论在哪流浪,母亲总是想方设法捎过去一包茶。母亲常说,喝着她的茶一来解乏,也解想家。记得我在杭州一家公司上班,那是邻街一个办公室,午后,我和同事泡着公司发的龙井茶,看着街上来来往往行人,我们心里都想着家,呷着这身价不菲的茶,淡淡的,总缺点味。快递员送来我自老家的包裹,同事们都争抢着看有什么好吃的,打开一看,是一包带有老梗的大茶,同事们都俨然。我知道这是母亲亲手采摘的茶,记挂她儿子了。采茶时,一芽一叶,一芽两叶,甚至一芽多叶,母亲都小心炒好,拿去卖个好价钱。只有等到茶叶老到不能卖了时,才采下来,捡去老化叶,制作成茶,供我们一家喝,我就是喝这茶叶长大的,外人哪能知道其中呀,这就是中国普通老百姓生活!我想起一首古诗中关于养蚕人描写: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我仿佛看到母亲佝偻着身子,隐在茶树中采茶的身影。

20多年一晃而过,春去春又回,在城市安家的我,想来老家又开始采茶了吧?而母亲已安眠在那片土地八年了。仍然生活在那的村民,也如母亲样在采茶吧?她们在贫瘠土地上挣扎,她们采着希望,采着光阴,采着对子女的爱,一代一代勤劳而辛苦地生活………好在国家注意到了这里,正想方设法脱贫。

在思念母亲的泪光中,我泡上杯珍藏已久的茶,那可是无价珍品!随着水的浸润,带有老梗的大茶,像朵花慢慢舒展开来,像母亲的微笑,在我心头荡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3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