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金坛雀舌,一款小众但足够优秀的绿茶

茶之于我,亦师亦友,又更像是教人在浮躁的都市生活中,学会沉心、静气、落稳脚跟的长者。喝茶的讲究,沉淀在茶性与体…

茶之于我,亦师亦友,又更像是教人在浮躁的都市生活中,学会沉心、静气、落稳脚跟的长者。喝茶的讲究,沉淀在茶性与体质的交互影响所带来的舒适与愉悦之中。

说起绿茶,最为大众所熟悉的非龙井莫属。杭州龙井村、新昌大佛,每年总有人赶着头茶的趟,远赴千里只为了新茶迸发的生机与活力,迎接在嘴里缓缓归来的这一口春天。

与杭州的情缘已有五年之久,有面对第一茬新芽时的囊中羞涩,也有时间与行程的完美错过,总之阴差阳错,总是与它擦肩而过。

而这个春假,因为待在家里,却有幸品尝了另一款绿茶——金坛雀舌。和龙井比起来,这算得上是相对小众的绿茶了。

金坛雀舌产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同在江浙沪包邮区与龙井算得上“近邻”,因为形似雀舌而因此得名。金坛雀舌的历史可追溯到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谁把嫩香名雀舌,定来北客未曾尝。不知灵草天然异,一夜风吹一寸长。”

每年清明前,人们热衷的龙井明前茶在紧锣密鼓地采摘的时候,金坛雀舌也悄悄走出茶田,进入杀青制作工序。真正品质上乘的金坛雀舌,投于玻璃杯中,在80-90℃的热水的洗礼下,绿叶片片分明,立于水中,似群鸟向苍天,又似仙子戏云间,上下漂浮间心中生得淡定安然。

除了玻璃杯冲泡法之外,用盖碗冲泡金坛雀舌也不失为一种小资的方法。开水冲烫过的白瓷杯壁余温,此时投茶,热气卷挟着茶叶原始的香气冲入鼻中,令人惬意非常。单边定点冲水,90℃热水冲下来,瞬间氤氲开来,细长的叶片随水流上下翻滚。注水完毕后即刻出汤,便是金坛雀舌风韵十足的第一道茶。

相较于玻璃杯冲泡,盖碗泡出的茶香气会更明显一些。是非常淡的清香与甜玉米香,而后又似乎间有丝丝的花香溢出,层次分明,极致享受。

此时的茶汤淡绿透亮,青草香气裹挟着淡淡的清甜在口腔中肆意碰撞,最终顺滑入喉,一杯茶阅尽心之满足。

水温高,便无限放大了茶汤的苦涩感,感官的不适感会压制茶叶的清香与甘醇,涩字卡喉,难觅香甜;水温低,茶叶的色香不能被充分地激发,其色也淡,其味也寡,纵然是好水冲泡,也难觅心之所向的满足。

好茶难觅,品茶当值时节。绿茶性寒,春末夏初,于升温回暖之中悠闲品鉴,平心,静气,岂不美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32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