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知识

竹筒茶:绿竹猗猗,香茗如斯

云南西双版纳竹筒茶 翠竹的罗曼小史 若论起中国人最喜欢的颜色,红色会毫无悬念地夺冠,紧接着排在第二位的,应该就…


云南西双版纳竹筒茶

翠竹的罗曼小史

若论起中国人最喜欢的颜色,红色会毫无悬念地夺冠,紧接着排在第二位的,应该就是绿色。而许多人一想起绿色,很直观地就会想到竹子:遮山成林,终年青翠,随风摇曳,得月成影!

除了身形之美,竹子在古早的时光里,就已经被人用来寄托情感。《诗经·卫风·淇奥》里写道“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竹子俨然是一个风度偏偏的君子,学识渊博,落落大方。到了后来,又与梅兰菊一起,被人颂为”四君子”,以其刚直不阿、虚怀若谷立于世间。

中国人对竹子的爱,苏东坡在那首《於潜僧绿筠轩》里已经表达得一览无余:“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痩,无竹使人俗”。


苏轼任杭州通判,路过於潜,做此诗

时间再往前一点,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为人高雅,生性喜竹,每次搬家后,必定第一时间安排人在庭院里种上竹子,有人问及何故,王徽之只说:“何可一日无此君!”在王徽之的眼中,竹子成了与衣食一般的存在,不可一日无它。


郑板桥的《竹石图》

竹子在中国古代文人心中的位置,无以复加!

从约一万年前,这种便于利用的植物,就从山野里被人类选中,加以广泛栽培。竹子,初而为笋时,是食物,味道鲜美,是一道时令佳肴。待笋子破土而出,趁着春风润雨,不多时便可长成树高。成年的竹子,又被充满智慧的中国人制作成各种器物:竹筏、桌椅、筛子、篮子……甚至可以制成竹桥或是整栋建筑。


篾匠师傅在制作竹椅

“何可一日无此君”,对于王徽之来说,竹子是精神食粮,不可或缺。而这句话,对于每个普通的中国人来说,也同样适用:每天的生活,没有办法完全离开竹子制作的器物。甚至,在商周的甲骨之后,东汉造纸术发明之前,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中国的文明是被记录在用竹子做成的竹简上。在《辞海》里,带“竹”字旁的汉字,有200多个。历代诗词歌赋里,竹子作为文化符号,反复出现,构建出独特的精神家园。


古代竹简

竹子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远远超过它本身作为植物的意义。竹子,无处不在,最为寻常;又恰恰因为其无处不在,而非比寻常。

那竹子,又是如何和茶相遇的?

竹与茶的相遇

竹子,本身就是一款“茶”。中国人对茶的理解很宽泛,一切可以用来泡在水里并且饮用的都可以统称为“茶”。把竹叶晒干,直接用开水冲泡,“竹叶茶”就此诞生。


竹叶晒干,也可以作为“茶”饮用

毕竟,竹叶茶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茶。竹子,因其高度的可塑性,在更多时候,是以茶叶的外包装形态,和茶产生联系的。这样的“缘分”,在许多中国茶里面可以找到例证。

大家非常熟悉的普洱茶,蒸压成饼后,会用笋壳将四围紧紧包裹起来。笋壳在竹子还是笋子形态的时候,帮助尚为柔嫩的笋子避寒避水。正因为笋壳能够遮风避雨,所以成了需要长距离运输的普洱茶的天然保护伞。七饼一提,裹上笋壳后,用成年竹子制成的竹篾丝又正好用来扎紧固定。


笋壳裹茶,竹篾封之

没有竹子的助力,我们尚且无法想象普洱茶将以怎样的形式跋山涉水,远运千里。

同样的故事,在安化黑茶和雅安藏茶身上又以另外的脚本演绎着。在雅安藏茶里,约莫一厘米见宽的竹篾,直接被编为长方形,蒸软后的藏茶被填在里面,笋壳被竹子本身替代了


雅安藏茶,节选自央视纪录片《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除了竹子本身,笋壳还有其他的替代品——箬叶。

在安化千两茶里,竹篾被编成直筒状,用作外包。在茶叶与竹子之间,还有一层箬叶。箬叶的功能也还是防水,和笋衣一样。茶叶竹子和箬叶,三者之间这样的组合模式,在安徽黄山的一款小众黑茶里,也能找到身影。


安化千两茶

产自祁门县南部芦溪乡的“安茶”,竹篾被编成一个个小篮子,小巧精致。竹篮里面一圈箬叶紧紧包裹着茶叶。陈年后的安茶冲泡时,箬叶也一并投入水中,茶香和箬香彼此交融。


祁门安茶,竹与茶之间,就是箬叶

在竹子与茶相遇的故事里,竹子始终是配角。竹子化成各种形态,一心只为了护住茶叶,免受风雨之苦。这样想来,甚为动人。

其实,竹子与茶,还有另一种形式的相遇。在白茶、红茶和乌龙茶的制作过程中,竹子制成的各种筛子,成了必不可少的工具。尤其在祁红工夫的精制过程中,用成年竹子做成的不同号头的筛子成了最为关键的工具。筛子的好坏,直接决定了祁红工夫的品质。


祁红工夫制作,精致严谨的竹筛

在很多时候,我们几乎可以说,是竹子成就了许多茶今天的样貌!

竹与茶的相融

这个世界上,任何物种之间最好的合作模式永远是:互相成就彼此!在竹子与茶这么多相遇的故事里,只有一个故事,真正做到了这一点,那就是竹筒茶!


西双版纳勐宋乡保塘老寨的竹筒茶

竹筒茶,多产自云南西双版纳布朗族、拉枯族、基诺组等少数民族。竹子,在云南少数民族那里,被利用的模式更为直接。除了被用来制作各种器物外,还被当做炊具,竹筒饭就是家喻户晓的代表。

竹子中空的特性加上良好的耐热性,为竹子变为炊具提供了可能,也为竹筒茶的诞生提供了可能。


基诺族茶餐,节选自央视纪录片《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不是所有的竹子都适合用来制作竹筒茶。香竹,又称甜竹,汁液丰富,清香甘爽,具有沁人心脾的芳香,最适合用来制作竹筒茶,将云南大叶种晒青毛茶的原料,装在新鲜的香竹内,放在炭火上炙烤。炙烤的过程,香竹内的水分被炭火激发出来,带着竹香的蒸汽把干茶蒸软。由于竹筒内空间较小,一次性无法放入大量的干茶,整个炙烤的过程,以6分钟左右为一个周期,不断循环反复填充干茶、炙烤、再填充,直到把整个竹筒填满。

整个炙烤填充的过程,其实就是普洱茶蒸压的过程,只不过容器变成了香竹,水分来源也来自香竹。在香竹炙烤填充的过程中,香竹内的许多成分通过水分的载体形式,与普洱茶融为一体。填充完成后,还需要把整个竹筒文火焙干,才可以长时间储存。


云南西双版纳竹筒茶

竹筒茶,由于工艺的特性,口感上,竹子的香甜很好地融入了茶中。这一次,竹子不在是茶地配角,而是以主动出击地姿态,与茶叶完整地融为了一体!茶香中带着竹味,竹味里藏着茶香,从此你我不分。

竹筒茶,与拉枯族等少数民族对竹子和茶的原始理解是分不开的。他们本能地认为,竹子是一个容器,而且竹子这个容器还不易被虫蛀。既然是容器,那就可以用来装茶。在把茶叶装进竹筒内的过程中,竹筒茶就由此诞生了。至今,在拉枯族的寨子里,还可以看到许多竹筒茶悬挂在屋檐下。竹子和茶,就以这样“相濡以沫”的形式,在漫长的岁月里陪伴拉枯族人,完成四季的劳作。


云南西双版纳竹筒茶

这个世界上,许多美妙的事物,都是偶然而生的!竹筒茶,是竹子和茶的终极相遇!二者都曾是,也一如既往会在中国人日常生活和精神生活里,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竹筒茶,宛如“神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38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