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父亲的制茶人生

在故乡的高山上,有一片野生茶林。山中茶树居多,此山并被命名为茶山。 初春,下过几场细雨,大地披春装,杨柳吐新绿…

在故乡的高山上,有一片野生茶林。山中茶树居多,此山并被命名为茶山。

初春,下过几场细雨,大地披春装,杨柳吐新绿,茶山在暖风中苏醒过来。

黎明时分,公鸡刚开始鸣叫,我们就被父亲喊醒。

天空尚未完全褪尽黑外套,小村庄仍处于沉睡中,我们就已经踏着露水,背着背篓跟父亲前往茶山采茶。

睡眼惺忪,头脑仍处于迷糊状态。清晨的冷风一阵一阵吹打在身上,头脑逐渐清醒。这时我们更留恋被窝里的温暖。

蜿蜒盘旋的山路上,父亲一路哼着小曲,我们紧跟其后。一路上,我们心里对父亲有百般怨言,却只能一直装在心底。

走了很久,终于到达茶山,放眼望去,满山的茶树正抽着嫩芽,那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正焕发出勃勃生机,翠色欲滴。

山林里静悄悄的,不时传来几声鸟叫声,声音回荡在林间,听得令人毛骨悚然。

父亲说,采茶要赶两早。一是早春,茶叶鲜嫩。二是清晨,茶叶未被阳光照射,芽尖上沾着露水。赶上这两早,采到的茶才算是茶中极品。

采茶看似细活,却费时费力。父亲说要采那些两叶一心的嫩芽。我们贪玩,边采茶边摘茶果吃里面的汁水,涩涩的,甜甜的。没多久,手上便沾满了茶汁,黏糊糊的。

太阳出来了,淡红色的光芒撒在山林里,鸟儿在林间扑棱着翅膀,快乐的唱着跳着。茶山活跃起来了。此刻,我们的小背篓里,已经装了满满的茶叶。本以为可以歇下来和鸟儿一起玩耍,却不料我们再一次被父亲催促,踏着意犹未尽的步伐,极不情愿的回家了。

炒茶是父亲的拿手绝活。父亲用一口洗净的铜锅放置于火炉上,将茶叶倒入锅中用篾片翻炒,十多分钟后,茶叶出锅。他用手将茶叶反复揉捻、搓散,几分钟后将茶叶再次入锅。如此循环三次,直至茶叶变细变卷曲,茶中寒气和杂质过滤干,茶就成了。

茶出锅后,倒入簸箕里摊平晾干,待热气散尽,进行包装存放。

父亲炒的茶叶,受到村里人的青睐,他们都夸父亲炒得一手好茶,有独家秘方。有人向父亲请求学这门手艺,父亲毫不吝啬,可任凭别人学得再用心,炒出的茶,始终不及父亲炒的味道好。父亲说,选好茶是关键,炒茶需要控制火候、温度,动作要均匀。泡茶的水也有讲究。

八分之茶遇水十分,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好茶,应与好水配之,再配一套好茶具。可惜,父亲没有好茶具,只有一个洗得透亮的玻璃杯。

对于茶,父亲深爱之,闲暇之余常读些关于茶的著作,简单粗糙的理解茶中禅意。

父亲喝茶,没有古代文人墨客的高雅,却也别有一番风味。每次见到父亲去井里打水,我们就知道他要喝茶了。他从不用自来水泡茶。父亲不允许我们姐弟喝茶,却常教我为他泡茶。

先在杯中放入一小酌茶粒,再往杯中注入冷却过几分钟的沸水,注水动作要缓慢,要让细水长流,这样泡出的茶才入味。水注到八分满即可。那些茶叶如同一个个小精灵在水中复活,缓缓游到水面上。水汽氤瘟缭绕着,茶的清香缓缓散发出来。父亲深深呼吸一口,才开始喝茶,他细啜慢饮着,时不时发出“嗦嗦”的声音。母亲看不惯那姿势,总要数落几句,“喝一杯茶,黄花菜凉了好几拨。”父亲也不回话,只继续喝茶。一杯茶水间,有父亲对那些逝去的清贫日子的怀念,忆苦思甜。

夏日昏沉的午后,或是从山上干活回来,他习惯来一杯茶。喝完茶后的父亲,仿佛吃了灵丹妙药,有了精气神,做事更有劲儿了。

受父亲的影响,母亲也喝茶。不过他们喝茶的习惯不一样。母亲不喜欢茶的苦味,她喜欢往里加点糖,苦中有甜,才是生活的味道。父亲更喜欢原滋原味的茶,父亲说,舌尖上的苦他能吃,生活中的苦他亦能吃,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吃苦是一种享受,生活中缺了苦,便没了乐趣。

每逢家里来了客人,父亲必叫我为客人泡茶。为客人添茶水,切记不可添满,否则就是对客人不敬。

酒逢知己千杯少,茶遇知音万众香。父亲喜欢同姑父一起喝茶,喝一杯茶的当儿,他们总有许多共同的话题,聊得很投机,聊茶的制作,聊生活,聊对孩子的教育…

姑父他们村盛产土豆,每年土豆上市,姑父总要用马驮几袋土豆送来。

做为礼尚往来,姑父回去时,父亲也要馈赠他一些东西,这便是父亲炒的茶。姑父辛辛苦苦驮来几袋沉甸甸的土豆,只换了几包轻飘飘的茶叶,在这场不公平的交易里,姑父却乐此不彼。

父亲爱茶,茶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后来,茶山被人承包,改成了养殖场。我们再没了采茶处。离了茶的生活,父亲像丢了魂似的,有些颓废。

他从市场上买了些茶回来,那些茶味道怪怪的,他吃得很不舒服,却又舍不得扔。

父亲偶然得到一棵茶树苗,根部还有许多泥土。父亲找了块与树苗上泥土颜色相似的土地,把茶树苗栽到地里。他细心呵护着,可过了一段时间,茶叶干枯死了,父亲有些伤心。第二年春季,茶树苗居然奇迹般地成活了,我们又有了采茶之处,去得晚些,嫩芽已被别人先下了手,采到很少的一碗茶,父亲将茶珍藏起来。每次泡茶,只往杯中放入少量的茶粒。有客人来时,仍叫我泡茶,只是茶叶放得甚少。

父亲常喝茶,一年几乎没见他生过病。我以为父亲定会长命百岁的,怎奈天有不测风云。父亲在一次事故中受重伤,医治不及时,留下后遗症。后来不慎触碰伤口,旧疾复发。

父亲的一生,是短暂的一生,亦是操劳的一生。他在艰苦的岁月里,过度透支自己的身体,在最痛苦的时刻,仍然为家人着想,为子女的前程着想。在他重病期间,他宁愿把钱用来供我们姐弟上学,也不愿花在医院里。最终让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那个雨季。

我到姑父家做客,姑父家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套茶具。我看得出了神,倘若父亲还在人世,我定会为他买上一套好茶具。

姑父拿出表姐从远方为他邮寄来的碧螺春,请我为他泡茶。

自父亲去世后,我再没为任何人泡过茶。如今再泡茶,虽是名茶,我总觉得里面缺了点什么。忆起父亲往昔,心底不由得隐隐作痛。

喝茶间闲聊,姑父问我工作是否顺心。我支吾着说,“顺心谈不上,很多事情都没朝着期待的样子发展,真心付出了,收获甚微。说不清道不明的烦。”

姑父聆听后,喝了一口茶,慢悠悠道,“你父亲炒茶的手艺,至今令我难忘。要是他还在世,我定要与他品论这碧螺春的滋味。”姑父说完后,问我,“你们姐弟三人中,你知道你父亲为何总只教你泡茶吗?”

我说,“大概因为我是女孩吧!长辈们的思想,女孩子就是听使唤的。”

姑父摇了摇头,微笑道,“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你父亲的用心啊?”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知女莫若父,你的性格脾气有些急躁,而泡茶,需要长久的守候。他只是想让你在其中得到磨练。”

父亲的良苦用心,我居然未能领会。经姑父点醒,我恍然大悟。岁月沉淀,已经而立之年,我做事急于求成的风格仍未得到改变。在面对困难与挫折时,我仍难以做到淡定从容。

父亲一生历经坎坷,在面对困难时却仍能保持着茶一般的心态,宁静淡泊。

我凝视着手中小小的茶杯,其中暗含着许多生活真谛,待我去细细品尝,用心领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43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