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茶馆的乐趣

茶馆,是以茶为主的馆子吗?有人会这样询问,我想。但业界有这样的定义,茶馆是商业性专用饮茶场所。系供客品茶、吃茶…

茶馆,是以茶为主的馆子吗?有人会这样询问,我想。但业界有这样的定义,茶馆是商业性专用饮茶场所。系供客品茶、吃茶点、休息、娱乐和联络感情、沟通信息的场所(陈宗懋《中国茶叶大辞典》)。茶馆是中国人品茗生活必去之地,承载了喝茶的乐趣,说到茶馆里的乐趣,少不了要了解茶馆的发展历史。

我国茶馆的发展,总的来说,始于东晋时期,成形于南北朝时期,初步形成与兴盛于唐宋元时期,普及于明清、民国时期。自上世纪20世纪80年代前称为旧式茶馆,比如江南茶馆、四川茶馆、北京茶馆等;80年代初至今,称为现代茶艺馆,比如台湾、广州、杭州、上海等地的茶馆。

在茶馆喝茶,少不了居于内室,“长庆初,长安开远门十里处有茶坊,内有大小房间,供商旅饮茶”(唐·牛僧孺《玄怪录》)。尤是在寒冷时节,期朋约友,谈文弄墨,更是不可不去的。有些茶馆,有的有说书先生,借助店里的说书台,喝着茶,凭三寸之饶舌,讲古今之逸事;有的有戏曲舞台,用茶汁浇灌,唱念做打,形成了一门艺术;有的满室汗牛、陶瓷茶具、名人书画、花卉盆景,映入眼帘,美不胜收……

不过,这些都不算是我最钟意的茶馆,高雅的太过高雅,粗俗的太过粗俗。茶馆的乐趣,就是客有所命,弥不所欲。茶,诗客慕,僧家、贩夫走卒、田院卑乞儿爱。我呢?喜欢那种雅俗趣味共生,大俗即大雅,大雅即大俗的茶馆,就像李国文《茗余琐记》记载的那样:“君不见茶馆里何其熙熙攘攘,又何其气氛融洽?高谈阔论与充耳不闻并存;驴吸鲸饮与徐徐品味同在;伟大的空洞,渺小的充实,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精神满足;昨天为爷今日为孙,此刻为狗他时成龙,完全可以相行不悖,互不干扰。在茶馆里,没有什么一定要领袖群伦的人物,让大家慑服于龙威之下,你在你的桌上哪怕称王称霸,全球第一,宇宙第二,我在我桌上也可以不理你,不睬你,谈不上谁买谁的帐,大家在喝茶这个领域里,应该是平等的。也只有这样的氛围,心能静得下来,气能平得下去,这就是只有茶能起到的调和作用、稀释作用、淡化作用、消溶作用。”

我是学茶的“素”专业,吃肉的“荤”人生。吃茶,若不佐以点荤菜茶点,总觉得寡然无味。从前读茶馆的历史时,读到过在明清时期,有种叫“二荤铺”的茶馆,此类茶馆除了经营茶水外,还兼营肉类、面食等食物,“都中茶肆……座客常满,促膝品茗,乐正未艾。茶叶则碧螺、龙井、香片,客有所命,弥不如欲。佐以瓜粒糖豆、干果小碟,细剥轻嚼,情味俱适。有鸡肉饺、糖油包、炸春卷、水晶糕、一品山药、汤馄饨、三鲜面等。”(陈莲痕《京华春梦录》)茶叶喝碧螺、品龙井、尝香片,茶点食糖豆、干果,茶食吃鸡肉饺、糖油包、春卷、水晶糕。喝饿了,吃。吃饱了,喝。有所爱,弥所欲,满足茶客需求。这样的茶餐馆在我看来,才是茶融入到“油盐酱醋茶”的生活里去。

酒足饭饱后,喝杯绿茶,是我这一类人的嗜好。茶学毕业的我从事的是茶产业,几乎大半的时间居住在茶山,当地所产的茶也基本上是以绿茶为主,饭后携杯绿茶散步,周遭的葱绿,清爽的微风拂过脸颊,怡然自得。唯独可惜的是,茶山人烟稀少,茶场的品茶室显得有点孤调,茶馆那种大俗大雅混而相成的乐趣于是便少了几分。

在未来的日子里,若经济宽裕,收入还不错的话,望在心灵处寻得相似的茶馆,又能依托屯堡建筑,依山傍水,伫立在其间品茶,高谈阔论,谈文弄墨,本着“庭有山林趣,胸无尘俗思”的心灵,那样的话,鸢飞三月、蝶恋花海的春趣也难以媲美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5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