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茶心得

梨山茶,那份情,那份青

晴好的上午,女儿已经去了学校,家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很好的阳光透过窗帘进来,忽然很想喝青茶。或许不同的天气,不同…

晴好的上午,女儿已经去了学校,家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很好的阳光透过窗帘进来,忽然很想喝青茶。或许不同的天气,不同的心境,真的适合喝些不同的茶水。

柜子里还有些上好的梨山茶,取出来,泡上一壶,淡淡的清香,心情变如同茶叶一样,在壶里慢慢舒展开来。

其实,对于乌龙,我一向不是太喜欢,或许与我的性格有关,我喜欢要么浓烈、要么清纯。但对于台湾的茶,却是个例外。

虽然同源于闽南的乌龙,但台湾的乌龙更内敛些,经常和朋友一起喝铁观音的时候,朋友会说:好香啊,这茶真好!

我总是淡淡的笑,茶,不过是一片树叶,每个人的心里都该有各自的美好。而我总觉得,碳焙过程中产生的浓香多了,茶就丢了原有的味道,或许这是我不喜欢的缘由吧,其实,我不喜欢热闹。

那年去台湾,我问茶店的老板:为什么梨山茶那么贵?老板认真地说:梨山茶产自2000米的高山,只能在11:00~15:00采摘,早了,水就多了,过了,就做不成茶。其实,对于做茶,我不懂。我懂得的是茶人的那份恪守,而对于这份匠心的恪守,我们却越来越少。

同样喜欢另一款台湾的青茶——红水冻顶乌龙。藏着的那罐是友人从海的那边带来的,一直不舍得喝,只有朋友来的时候,才会泡上一壶。或许是经历了润了焙,焙了润的反复,已经闻不到碳焙的香味,留下的真是悠悠的沉香,如同方回春堂里飘着的药香,还有那一抹琥珀色的茶汤。

已经很少有人做红水乌龙了。功利的年代,唯有它和梨山茶一起,坚守着那份传统,如同那些行将老去的台湾老人们,坚守着民族的最后传承。

梨山青,我喜欢这样叫它,因为它曾告诉我,梨山除了痴情花,还有,那份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53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