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寻茶日记

狮峰龙井:龙井茶人的顽固与坚守

杭州的三月只下了一场雨,却从月初一直下到月末,淋漓不尽着。那天,龙井村的老徐打来电话,说春茶开摘了,有空就过来…

杭州的三月只下了一场雨,却从月初一直下到月末,淋漓不尽着。那天,龙井村的老徐打来电话,说春茶开摘了,有空就过来坐坐吧。

老徐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每次有好朋友从外地过来,我都会带着一起去他家坐坐,在那棵桂花树下,一起喝一杯龙井,听着老徐絮叨那些关于龙井茶的故事。

那一天的下午,天依旧下着细雨,我忽然想念那杯龙井茶的味道了,就一个人开着车去了。沿着满觉陇路,翻过翁家山,路边停了许多顺丰快递的车子,网络的发达,让卖茶变得容易和透明许多。

过了龙井问茶的石牌坊,便是老徐家的龙井村75号,拾着青石的台阶往上,雨中的龙井,没有太多的游客,显得静悄悄的。看到我进来,正在打包茶叶快递的老徐有些意外,赶紧停下手里的活招呼我。

其实,我知道清明前是茶农一年里最忙碌的时候,几天前,一斤龙井茶的价格还在3000以上,过了清明,就会跌倒1500以下。所以老徐他们,总是盼着清明前能晴朗一些时日,能多采些茶,多炒些,也就能多卖一些。

两杯清茶,老徐趁机也歇下来和我闲聊起来,看得出他或多或少有些疲惫,他说,昨晚又炒茶到凌晨1点多,他说没办法,当天的茶不炒完,第二天的鲜叶又下来了,耽误几个时辰,茶的品质就会差许多。

我知道老徐家的茶园并不算太多,原产地保护的缘故,政府是不让开辟新的茶园的。记得我曾经问过他,关于那些茶树的年龄,老徐憨笑着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有几百年了,反正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采的应该也是这些茶树。每年的这个时候,会有许多的江西上饶的女工相约着来这里采茶,她们采完龙井,会去武夷山采岩茶,然后去湖北采金银花,如同候鸟一般。

采茶季节,老徐家的茶园里,雇着9位采茶女工,每天,会有几十斤鲜茶叶下山,老徐每天的工作便是晾茶和炒茶,间或发些货。我问他为什么不想着改用机器炒,老徐很鄙弃地看着我,说:那还是龙井村的狮峰龙井么?其实,这么多年,我早知道茶人老徐的固执或坚持,甚至他看不上除了龙井之外的任何其他茶,岩茶也罢,普洱也罢。

我想他是对的,没了骨子里的那份骄傲,或许他炒不出那一杯狮峰龙井。其实,我们都是手艺人,如同我拿着手术刀站在台上,如若少了一些坚持,多了一些功利,也就成不了一个好医生。

茶依旧是那个味道,泉水泡制的,透着西湖龙井茶特有的回甘,而浙江龙井是断然没有的。而西湖龙井又分狮(峰)、龙(井)、云(栖)、虎(跑)、梅(家坞),以狮峰为最。

明前的龙井总是清淡,几泡后便淡了许多,我怕耽误老徐的工作,便说要去茶山上走走,告辞出来。老徐坚持着要我带走些新茶,我说等清明后吧,其实我更喜欢雨前茶,茶味更浓一些,回甘也更好。

江南的雨,依旧下着,天气有些阴冷,村口的桃花开得正好。我知道,老徐他们不喜欢这样的阴冷,品质和产量都会有些影响,做茶,毕竟是看天吃饭的。采茶女也不喜欢,茶园的一位采茶女说:半天下来,手都僵了。

很多时候,我不喜欢热闹,我喜欢,就这样一个人走着,撑着一把长柄雨伞,走在茶园。太多时候,我们品着各式的茶,海阔天空地谈论着那些关于拿起或放下的心灵鸡汤。

而其实,茶,它只是一片树叶,它更多时候,关乎的只是平淡的生活和生计。我一位外地的朋友总是说:喝了那么多的茶,只怀念在老徐家那棵桂花树下喝的那杯茶。

离开茶山,采茶女依旧赶着在那里采茶,而茶人老徐应该又在家里,忙着青锅、回潮、辉锅,日复一日。而《茶经》开篇云:“茶者,南方之嘉木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54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