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大红袍与大红袍壶

其实,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终究离不开茶,就如同我,哪怕多晚回到家,总得先泡一壶茶,仿佛,茶就这么洗去一天的疲惫…

其实,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终究离不开茶,就如同我,哪怕多晚回到家,总得先泡一壶茶,仿佛,茶就这么洗去一天的疲惫。

前不久,有好朋友在酒后,从古董商贩那边倒腾了一屋子的货过来,罐、壶、字画、铜镜一大堆。事后,古董商着实后悔了,但行有行规,又不能反悔,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

其他的,我倒没什么兴趣,其间有一个大红袍料的壶,虽然不是什么名家之作,工也就一般,但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那大红袍却是真材实料。时间流逝,这般好料已经罕见了,朋友见我喜欢,就让了与我。

紫砂茶坊间,关于大红袍有两种,耳熟能详的是武夷山的岩茶大红袍,而关于紫砂料中的大红袍,除了爱壶之人,可能知之甚少。

事实上,大红袍仍是朱泥的一种,一则罕见,二则这种泥料一经高温烧制就会变成瑰丽的朱红色,自然也就物以稀为贵了。

因为是老壶,略略清洗了一下,入锅煮沸。原先的的主人应该是丐帮中的净衣派,壶的茶垢不多,包浆却自然润泽,这样略略处理便可以用了。其实,壶的前任很重要,一个壶,养坏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很多事没法重头来过,缘分也是如此。

于是,拿它来泡大红袍。

大红袍,武夷岩茶的一种,当然,九龙窠那六株大红袍母树,早就不能采了,即便是采了,我也是喝不上的。事实上,2代、3代的都无所谓,武夷岩茶,我一直觉得鱼龙混杂,它的水深,不输于紫砂壶的江湖。

家里的一些大红袍,大多贴着私人订制的标签,我倒宁愿喝白鸡冠这样的岩茶,相较大红袍的盛名在外,作假的会多些。这如同医院里,挂着教授名衔的,不一定是会做好手术的一样。

大红袍,我最喜欢的是经焙火后的悠悠香味,无论是足焙火后的果香,抑或轻焙火后的花香,都足以让人神清气爽,这是金骏眉这类后起之秀远远不及的。

而茶汤呈琥珀色,明亮通透,入口甘爽滑顺,或许就是所谓的岩韵吧。一直觉得中国的文字很有韵味,“岩韵”一词,就把所有的感觉说尽。就像昨日看书,吴兴人先生关于“霸王别姬”英译的争论,有一家美国的报纸翻译成“Farewell,my concubine”,意思就是“再见了,我的小老婆”,怎么听这么别扭。

这样,拿着大红袍的壶泡着大红袍的茶,女儿在安静地作业,妻出差了,我胡乱地言语几句,冬夜,也不是那么冷了,一切,刚刚好,如同茶盏里,茶水的温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16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