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疫情下的茶客:有茶可伴,有书可读

春节前本已和几名好友,约定一起去武夷山自驾,访名茶,并拜访茶友。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疫情,打乱了整个计划…

春节前本已和几名好友,约定一起去武夷山自驾,访名茶,并拜访茶友。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疫情,打乱了整个计划。节前两天,随着各种消息越来越多,路人行色匆匆,街上已多了几分紧张的气氛。于是几个人商议,取消远行,只在家附近小聚。第二天,也就是除夕前一天,武汉“封城”消息传来,我们小聚计划也取消了。


一杯香茗度伴我过这个漫长慌乱的假期

除夕之夜,勇敢的医护人员们,纷纷奔赴武汉。

我等帮不上忙的这些人,迎来了记忆中有生以来最“闲”的一个春节。

整个春节,大家约好了似的,一夜之间外面已不见人影。小区里整天静悄悄的,车辆都停在车位上,基本没看到过车辆发动,也没看到有人闲逛。

小区外的河边,无论春夏秋冬都风雨无阻的垂钓者,也没了踪影。只剩下叶已枯落的树木,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看河面水波粼粼。

朱光潜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这个春节,瓦屋纸窗没有,但“半日”却是多了好多倍。假期前半段冷雨绵绵、不依不饶,后半段则暖阳融融、仿若微醺。

坐于窗下,一杯清茶,雨时窗外萧萧淅沥之声绵密遥深,间有大风挟雨飒然而至,窗台噼噼啪啪一阵响动;晴时则一片寂然,时有不知名小鸟鸣于窗外,或落于窗台稍作停留再扑棱棱飞起。

朱先生可抵十年尘梦的“半日之闲”、共饮的“二三人”,自然与我们不同,可能也不是我们所能比拟。但品饮的绿茶、素雅的茶具,则讲究适口为珍、喜欢即可。

在这个只能老老实实完全窝在屋里的春节,有时间,静下来读一读买来还从没有打开过的书,品一品存放在冰箱都快遗忘了的绿茶,反而让心里多了一份踏实、平和。

想起大学毕业那年,正值“非典”肆虐。由于校园一墙之隔的单位,出现了“非典”病例,我们学校整体封闭,不能外出。临近毕业,没什么课程,大家每天窝在宿舍里,关注着外面各种各样的消息。

那时情景和现在诸多相似。只是那时年少,想着走向社会后的各种情形,更多是向往、憧憬。十几年后,回到相似的景况,这些年的忙碌,到现在的人生,是不是和当初的想法一样呢?当年的种种向往、心底里的目标,如今还在吗?还在继续努力吗?

这个绿茶是谷雨时,开车进山在茶农老卢家里看茶样时,听老陆的推荐,买了两斤。买回来冻在冰箱,后来因为忙碌,竟然给忘记了。

过年老卢发来拜年的信息,忽然想起老卢推荐的一款茶还没有喝,再放下去就成陈茶了。于是扒出来,烧水、洗杯、烫杯,冲泡,品饮。

这个茶不是大家推崇的精致雪芽,而是常规的信阳毛尖,有芽、有叶。

由于一直冷冻,干茶保留着碧绿的颜色,茶芽上银毫满披。

当热水冲入盖碗,茶香扑面而来,如新炖鸡汤,两个字:鲜、浓。朴实的外形,却有如此浓郁的香气,不禁让人惊讶,怪不得当初老卢极力推荐,说这个茶适合懂茶的老茶客。

润了茶后,叶芽展开,青翠碧绿,宛若新生。茶农的技艺,完美地把那一刻的时间,凝结在这茶叶里,保留下来。一杯热水,唤醒了那时的春光,如那满山春色,在这茶碗里绽放。

滋味充足,汤味浓郁。对于喜欢喝淡一点茶的人来说,这个茶头两道,适合快速冲泡。

五泡之后,滋味尚在,茶汤转淡,可以稍微多泡一会儿。

倒出茶汤后,叶底黄嫩。

有芽卡在茶台,若生在梢头。

一喝惊艳,然后忍不住继续。整个春节假期,基本都在喝这款茶。这茶和之前买的几本书,也踏踏实实地陪了我一个假期。

这茶,正如老卢的朴实、诚恳,外形虽不惊艳,但茶香高扬,滋味浓醇,着实是一款农家好茶。

在这些年的忙忙碌碌中,这个假期是少有的一次驻足、清洗。回想起来,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思考过当初的理想和方向,好久没有安安静静地对自己做一番内省、纠正。这是有生以来记忆中最安静的一个假期,最“闲”的一段日子,却不白过,不浪费。

今天立春,2020年的春天来了。

从新闻上看到,武汉火神山开始接诊重症病人,雷神山医院也即将建成交付。

我们这些窝居了整个春节的人,一边为医护人员的英勇行为感动,一边也在为那些被感染的患者祝福。大家都在盼望着,疫情早点消除,生活早日进入常规。

有茶相伴、有书可读。

这个假期,是多个“半日”,一个“闲期”。在浮生里,静坐窗下,对饮清茶,无论晨昏、晴雨,都已抵了“十年尘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345
南门老茶客

作者: 南门老茶客

南门老茶客记录茶叶知识,分享饮茶心得,弘扬茶道文化,结交天下茶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