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行走的杯子,行走的茶

谈起茶杯,有很多话题。倒不是因为很懂茶杯,也不是因为它有很多故事,而原因在于它有无限的未来与遐想。 2015年…

谈起茶杯,有很多话题。倒不是因为很懂茶杯,也不是因为它有很多故事,而原因在于它有无限的未来与遐想。

2015年,它来到了我的世界,成为我第一个定制茶杯。外胎祭红体均透亮,杯内为白色釉,方便观看茶汤颜色。圈足曲腹敞口的杯型,其大小刚好和手部吻合,若是冬天,手捧一杯茶汤,暖手暖心。茶杯的底部写有“妤跃龙门”四个字,和我的微信同名。

那年毕业旅行,苦于不会自拍,拿出杯子在城墙边取景假装到此一游。拍照时,突然想起微博中曾刷到有侍茶人带着自家的茶产品,在各地标志性建筑前留影,觉得挺有意思。为何不做个有趣的尝试呢?

自那时起,朋友圈里开始陆陆续续地晒起了杯子。都说见字如面,在我的小圈里,见茶杯如面。

行走的动力

三年来,每次出行,我都会带上这只茶杯。饮茶时,它是主人杯,行走时它是我的“模特”。前前后后,它随着我走过了几十个城市,轻轻地它离开,正如它轻轻地来,它留下了一张合影,记录下了一瞬间的精彩。

还记得荔波的碧、瓮安的绿、都匀的蓝、遵义的红,开封的菊花、犍为的茉莉,峨眉的巍峨、衡山的秀美,醴陵的瓷、平塘的牙舟陶……美乎哉,醉也!每一座城市都有属于它们本身的绚烂,有它们自己独有的代名词。

后来呀,我开始有意识地去记录,去记录茶杯所走过的一片片茶区,茶杯所品尝过的一杯杯茶汤。图片的表达往往更为直观,而文字的记录能更多的发现和探索到未知的世界,这个世界包括自己内心的世界。每次拿起相机拍照,就会发现,眼前的画面和界面中的画面是两个画面,承载着不一样的天地,构图、色调、角度、虚实皆为学问。每次打开文档码字,就会感觉,脑海中的概念和文档里的概念是两个概念,结构、顺序、关系、详略都是文化。

我开始疯狂地找灵感找素材,慢慢地留心、细细地捕捉每一个细节,一片茶叶、一个静物、一处小景、一方空间。图文后时代的今天,我继续抓着尾巴,从自己的视角出发流露真情,以我手写我心。

回到本心,我向自己发问,我是谁,为何要记录眼前的场景?追溯时间源头,不断挖掘着答案。在行走中推敲感受,在落笔时以及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寻觅自认为的美好。引经据典地使用华丽的辞藻不属于仍处于小白阶段的我,风格清晰主题鲜明的宣传大片也不曾在手中呈现。

时光流转,猛然回头,匆匆间已留下不少文档,存下许多照片,留下几多回忆。后知后觉的我悄然发现朋友圈开始因为茶杯定位的不同而引来或多或少的躁动。或许,我找到了问题的答案,记录是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点赞数量的虚荣心,记录是为了找寻彼此间谈话的主题,记录更是为了延续行走在路上的动力。

陪伴的念想

带着杯子出门似乎成为了习惯,它的陪伴也已成为日常。每每行走在茶区,总会很自私地认为单记录无限的风光像是缺少了点睛之笔,画面中有茶杯的存在方可称为记录。

茶杯成为了一种念想,一种寄托。

如今啊,好多小伙伴邀请我去他们的城市,不妨提上一句“带着你的杯子啊”。似乎我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我开始嫉妒我的杯子。也难怪,谁叫它的出镜率比我高呢?好吧,坦诚一些,毕竟你是我的,当然我走的茶路喝的茶汤也是你的。

未来,它将会一直陪伴着我,行走更多的茶区,找寻更多的茶故事。也正因为有了它的陪伴,将长长的茶之路串联。我的茶之路,以茶杯为核心,以茶为半径,正描绘着多姿多彩的茶文化长卷。

有时我总会乱想,如果有一天,茶杯摔坏了怎么办。或许,我会学着黛玉葬花,寻觅一处雅地,用洁净的盒子包裹住杯儿,里面贴上公号的二维码,将它所达之处一一列举。残杯归根,让其与土地母亲交融。

尾声

既然选择,就风雨兼程。想到一件事就去做,需要勇气,而更可贵的是选择了一件事,并长期坚持下去。

如果说和茶相遇是偶然,那么和茶相伴是必然。在变与不变中感知世界,或许真的只有一茶杯的距离。

杯子依旧在行走,我仍会继续记录行走之间的美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cup.cn/?p=97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