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知识

竹下忘言对紫笋,长兴的紫笋茶与茶圣的故事

一个机缘,看到一位熟人那里有一些长兴的紫笋茶,便顺了一罐回来。浙北多名茶,除了杭城西湖边的龙井,每次往北,一路…

一个机缘,看到一位熟人那里有一些长兴的紫笋茶,便顺了一罐回来。浙北多名茶,除了杭城西湖边的龙井,每次往北,一路经过,我都会想起那些径山茶、安吉白茶、德清黄芽、顾渚紫笋,虽然名气上不若西湖龙井,但静心慢慢喝来,却没有一个会在龙井之下。

有时候,心生欢喜,没有缘由的,或许只因为一句诗。 “竹下忘言对紫笋”,青翠虚竹下,一壶紫笋,一个忘言之交,一阵山风,袅袅茶香。淡淡的疏离中,不狎不腻,多好。

说到紫笋,躲不开一个人,陆羽。唐朝有两个孤儿,我最佩服的,一位是玄奘法师,一位是茶圣陆羽。当陆羽被遗弃在西湖边的时候,或许他的生命里就注定了颠沛流离。他游历到浙北长兴,品尝山阴之茶后,在《茶经》称:“阳崖阴林,紫者上,绿者次,笋者上,芽者次”。

紫笋茶因此而名,盛名传到远在长安的皇帝那里,于是便有了天下第一座“茶叶加工厂”——大唐贡茶院。前些年,科室一起去长兴活动的时候,去的就是顾渚的大唐贡茶院,我有事恰好没有去,幸亏顶礼膜拜不是我的喜好,也就无所谓遗憾了。

长兴,关于茶,撇不去的是另一位女茶师李冶。她成为唐德宗的宠妃前,在长兴与陆羽相知相惜,陆羽将毕生茶术传授与她。入宫后,红墙内,李冶用后来在法门寺出土的那些江南秘色釉,煮着紫笋茶,伺候着昏庸的皇帝,她的心应该怅惘的,如同用未开透的水泡出的茶叶,半干半湿、半绿半黄地浮在水面,水是水,茶是茶,人已非人。

时过清明,各式的茶变得慢慢浓郁有味起来,有时候,工作累了,回到家,一汤,一水 ,便觉是光阴打磨后的琼浆。看几片叶子,慢慢在水里苏醒,然后由绿泛黄。一直觉得茶叶是有生命的,而它最美好的一刻,恰在这浮浮沉沉之间。一握,在自己的手心。

买来的书,总是读不太懂,看过,便放些日子再翻,我不太喜欢纠结。或许,书,总读半懂;茶,却品全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up.cn/?p=160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