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茶叶故事

安化黑茶:时间里的金花

阴天,一个人在家,小睡一会,翻看几十页的《三体》,一本烧脑的科幻小说,据说中学生都说很能理解,一种被拍死在沙滩…

阴天,一个人在家,小睡一会,翻看几十页的《三体》,一本烧脑的科幻小说,据说中学生都说很能理解,一种被拍死在沙滩上的感觉扑面而来,决定放下书,喝杯茶醒醒脑。

一块安化茯砖,是茂哥带给我的。之前,很少喝安化的黑茶,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上海的一位兄弟来杭州的时候带了一泡老茶,来之前天平秤好了的,七克,据说是压箱底的货。

开茶,茶砖并不老,而且是第一次开安化茯砖,心里嘀咕着会不会有金花。这样的期待,或多或少和赌石有些相像。

金花,其实是茶里的一种冠突散囊菌,据说只有茯茶砖里有,同为安化黑茶的千两茶和天贡尖茶是没有的。于是,会有很多的故事,关于金花。

好在我不是喜欢听故事的人,我喜欢的只是尘封在茶砖里的时间,慢慢地发酵。

其实,相比较同为黑茶的普洱,安化黑茶的历史要悠远得多。那些时候,茶马古道上,骡子上驼的,大抵都是安化黑茶,经川、颠,到新疆到西域,撒着一路幽幽的茶香。

雨,依旧没有停,淅淅沥沥的。安静的午后,那抹琥珀色的茶汤,缓缓将陈香与醇和烙在心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up.cn/?p=162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