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茶心得

轻轻:记住这杯茶

去南方开会,当地朋友都泡上了自家好茶款待我们。回宾馆后,问好友行知,为什么那些茶寡淡无味?是茶量小,泡数多,还…

去南方开会,当地朋友都泡上了自家好茶款待我们。回宾馆后,问好友行知,为什么那些茶寡淡无味?是茶量小,泡数多,还是水温不够,抑或是水质不好?

行知淡淡地笑,然后悠悠地问:“是不是喝了季先生的茶后,觉得喝什么茶都没有滋味了?”

心中顿时一怔,不由得仔细回味。

也许,我真的记住了那杯茶?

很惭愧,我对茶并不了解。与季先生,也是第一次见。

没办法,身边聚了太多喜欢茶、喜欢品茶的朋友。而喜欢茶的朋友们有一个“通病”,或者说是“好习惯、好品质”——喜欢分享,他们常常会因为得了一款好茶,或是寻得了一掬好水,抑或是入手了一只好壶好盏,便会兴致勃勃地约你速速前来,然后慢慢地、静静地、美美地品上一杯茶。于是,只能煞有介事地安坐,屏息,凝视,静等,细品。

茶是好茶,情亦是至情至性。但此时最怕的,是老师也罢、好友也罢,端坐于茶席对面,看着你故作沉静的面容,令你去形容每一盏茶的口感、香气。词汇实在匮乏,感官也不够丰富,很难说出那些与茶有关的雅致语句,也怕极了在一桌茶人面前出糗,每次遇到需要一桌人正襟危坐、端庄优雅地品茶,便想尽快溜走——实在找不到地缝可钻。

我无法准确生动地描述一杯茶入口的感觉,就如我听一首好听的歌,无法准确地识出它的谱。但我想,喝茶,首先是一种生活。它不仅仅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理论,高深莫测的“道”。我既不做茶学研究,也不搞技术钻研,既无太多闲情逸致,也难有关于茶的禅思与冥想。我只是需要喝茶,觉得它比白水好喝;我只是那个醒来先沏上一杯茶,日日喝茶却又不懂茶的人。我无法把“喝茶”脱离五味杂陈又活色生香的真实生活,亦无法让它高高地占据我生活的日常。

好矛盾,矛盾到我天天喝茶从不敢跟人说我喜欢喝茶,我爱喝茶。我喝茶的经验,还停留在老北京茉莉花茶、普通绿茶的层面。在众多茶人、茶友面前,怎敢说我是一个喝茶的人?

记得第一次听好友行知说“喝茶是解心灵之渴”时,我是震惊的——在我看来,喝茶就是喝水,喝水就是为了解渴,加个“茶”字,怎么就解心灵之渴了?解心灵之渴的,难道不是书籍,不是那些“心灵鸡汤”吗?

但我不反驳,只默默地听着,慢慢地品着,仔细悟着。

见唐人茶事主理人季先生,是在北京燕山。季先生自哈尔滨来京,为某培训机构的老师、校长们授课,教学任务结束后,他受邀到燕山这个小地方,和好友们分享茶与器的结合。

季先生采用的是源自“经典陶坊”的“经典泡茶法”和经典紫砂壶,因此本次公益茶课,就有了一个很“经典”的名字——“经典燕山”。经典陶坊总部特意安排两位助手同到燕山,协助季先生做这次茶课分享。

“经典”这个词,真的是百搭。如果不知道这个品牌,以为只是一个形容词。如今,通过季先生的推广,才知它是一个定语,是“经典陶坊”的冠名。众所周知,紫砂为茶具之首,一把好的紫砂壶价值不菲。经典陶坊致力于为天下爱茶人做“泡茶好、用得起、可传世”的紫砂壶。

茶还没整明白,又冒出了紫砂壶,真是“吾生而有涯,而知也无涯”啊!学海无涯,还是先说茶吧!

当日我着一身正装,怀着无比崇敬虔诚的心情,忐忑而笔直地坐在明亮整洁的茶室,以示对季先生的尊敬。我不知将要面对怎样的一场茶课,感受怎样一场关于喝茶、品茶、辨别每一款茶、说出口感等等的煎熬。抱歉我用了“煎熬”这个词,需要当众发言时,尤其是发自己所不熟悉、不擅长的“言”时,于我来说真的是场煎熬。

我板正地坐着,如同屋内的门框、窗子、桌椅一般规矩、板正,神经紧绷,直直地盯着季先生,愣愣地看他如何冲泡这一杯茶。

季先生气定神闲,面带微笑,温和的脸庞如同身上那件棉麻上衣,柔和、妥帖、舒服。他低垂双目,笑意盈盈,温壶、温杯,投茶,注水,轻盈而流畅地做着一系列流程,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多余的动作。抬头环顾众人,目光里浸透淡淡的喜悦。自己的心,不知为什么随之一松,周身也不再板硬。

季先生的茶课,并不是系统地给大家讲理论知识,如果是抱着学理论知识、学泡茶技法目的而来,多半会失望,无功而返。他把所有与茶有关的知识,都零敲碎打进他的每一句话中,每一段分享里,一字一句,全是闲谈;一言一语,皆是至理。

如果你学茶日久,已有基础,那就从他的话语中,寻找更多哲学智慧;如果你还只是学茶小白,或是门外汉一位,那就从他的言行举止中,去体悟泡茶之法,饮茶之道。当然,也可以从中寻找毛病、问题,挖掘破绽,还可以如我一般晕头转向,不知所云,都没关系,那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或是说,是一种选择。而季先生,则选择专注地泡好眼前这杯茶,聊一些家常“茶话”,有时,还会自顾自地嗅一嗅茶香,沉醉在自己泡的那款茶里,对着茶壶、茶渣,闭目凝神,轻轻而又深沉地呼吸。

来自“经典陶坊”的泡茶法,确实与众不同——选择上好的紫砂壶,泡最可心的老普洱,不拘泥于几十秒出汤的常规,焖泡一杯杯如酒般浓烈醇厚的茶汤,供你品啜。

小小茶室坐满了人,以至于不得不又加了椅子。吸引众多茶友来的,主要是为着那2001易武一棵树、85蓝印、90班章、简体云7542。可惜,我对上述好茶一无所知,只是微微低着头,生怕季先生和众友看出我只是一头充数的牛——滥竽可以充数,不开窍的牛也是可以充数的。我悄悄地坐在那里,听他拨动琴弦,弹奏一首首我听不懂的曼妙之曲。

印象最深的,那款85蓝印,第一杯喝下去滋味温润,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以为这就是“蓝印”,一杯茶而已。谈笑间,季先生把第二泡传给大家,施施然一口抿下,却不料口腔瞬间被茶汤猛烈冲击,苦涩迅速攻占了两颊,喉咙,和大脑,一切是那样猝不及防,一股热气从脖颈两侧直冲头顶,汗倏忽间就冒来了。这于自己,是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有一点点的震惊。当自己渐渐适应这种感觉,并在回甘中细细品咂时,第三泡茶已传到面前。暗暗做好“吃苦”的心理准备,就着上一杯的回甘之津,吃下这杯热茶,仔细品来,却只觉略有涩意,并无苦味。第四泡时,忽觉像在喝白水——那是季先生有意将茶汤控制了一下浓淡,让它只在50%的浓度,当你觉得不过如此时,他又忽然拉高,把第五杯冲泡到更高浓度。

就在这有浓有淡,有起有落、有甘有苦中,他让你领略了一款好茶,更领略了人生。

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谁的生活不是起起伏伏?

在他有意为之的冲泡下,我们各自喝出了不同的感受。

感受到了,就好。

终于,如我所愿,第二天,季先生到我们的薆来小院了。

这是一个简朴的院子,一个民间的公益文化组织。自知道季先生要来,我多希望他能到这里。这是一个自私的想法,但同时,也是一个无私的念头——我多希望能够有更多人知道薆来,了解它,关注它,让它成为更多人的桃源。我知道院子简陋,房屋老旧,但我觉得它充满人间温情,有两棵伴随房主一家经历风风雨雨的老槐树,有长了小草小树的房檐和屋顶,有我们亲手刷的蓝漆门窗,有我们淘来的旧物,有师友们送来的书籍,有无意间糊到墙上的伟民老师的书法作品,有每场活动的点滴记忆,有我曾经的初心……我知道,季先生到过无数地方,去过无数整洁雅致的茶室,高端的楼宇,清幽的所在,但也许,薆来的这种简陋与朴素,这种原生态,这种老树、天光的自然,对他来讲会是新鲜的,有趣味的,是可以将茶与器,籍着阳光与水鸣,自然而舒展地结合的所在。我希望他到这里,到这个院子,听着啾啾鸟鸣,吹着树叶沙沙摇出的微风,在院中光影斑驳的木桌上,摆一方茶席,品一款老茶。

还好,季先生来了。他很喜欢这里,甚至大加赞扬。我可以看出,那绝不是客套。

玫玫、青子将炭炉里的木炭燃着,我们坐在树荫下静静地等。等那一小罐水在炭火上慢慢温热,转沸,等季先生为我们选茶,泡茶,听他在院中的明媚阳光中,娓娓道来的每一句话。

季先生说,看一款茶,品一杯茶,不要总是去挑毛病,要去看那些美好的,对人对事亦如是。确实,毛病问题谁都有,处处存在,但我们是不是该多看那些美好的,心情才会更美好?

当然,等待一杯好茶,等待的过程,同样美好。

经典泡茶法的精髓在于极简,极至。在季先生的茶席上,你看不到一件多余的东西。绿叶、插花、精致的花器,一样都没有。展示给我们的紫砂壶,也会随着讲解展示结束后,转移到茶席以外。在泡茶过程中,你看不到他炫技,全部是简洁而流畅的动作,轻松舒服。正如高僧只说家常话一般,经典泡茶没有多余的动作,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是用最简洁的动作泡出最丰富的茶。当然,按照李尉文先生(经典陶坊创始人)的话说,连一个多余的念头都不生。虽然我无法验证此刻季先生是否多余的念头,但很显然,我脑海心间的念头正逐渐减少,我开始关注眼前这一杯茶。

季先生说,泡茶不要求思想统一,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形式与方法,那些都不重要,要记得这是“我喜欢”的一种喝茶方式,享受这一杯,就可以了。茶是有生命的,你能感知它,它也能感知你。小院很真实,放平心,与环境融合,听鸟鸣,听水声,无论哪款茶,无论怎么泡,把茶真实的,适时的,时时的展现出来就好。

他深知,还有很多很多人,和他不一样,和他们经典泡茶理念不同,但他觉得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泡茶要有自己的坚守,有些时候,不要妥协,才能实现自我。他说对茶要像对母亲一样,要最高礼遇,最高泡法,要有恭敬心。

“恭敬”词一出,令我对茶忽然有了新的认识,对世事也生发出更多感知。

他也深知,许多人同我一样,根本喝不出那款老茶的醇香滋味,描述不出它的深邃与美好,但他依然愿意为我们泡这一杯茶。他希望我们可以记住这杯茶的味道。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喝到85蓝印,即便是资深茶人,也不是常常都能喝到好茶。人与茶之间的缘分,如同人与人之间的缘分,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也许你说不出它的准确滋味,无法用语言描述它的美好,但你可以记住这杯茶的味道,感受这种美好。闻携着碳木香的袅袅茶香,听鸟鸣,听水声,听天籁,听季先生的每一句话,纷乱的念头渐渐变少,我们用心感知这杯茶汤,用生命感知生命。

当下什么事最重要?

眼前这一杯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up.cn/?p=168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