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茶心得

专家到底该不该卖茶?

一本书的往事 书店负责人熊雄淘到一批2007年版的《天下普洱》, 我在办公室边签名边感慨,更感动。 在普洱茶并…

一本书的往事

书店负责人熊雄淘到一批2007年版的《天下普洱》,

我在办公室边签名边感慨,更感动。

在普洱茶并不广为人知的2003年,领衔写了一本讲茶的书,何其傲娇?

撰稿人有资深茶人艾田,也有青涩的书写者如我与子语。这本书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以及我们。这是杨泽军先生的恩德。

我还记得那天从翠湖边沿着九五台阶跑到银杏道见杨泽军与赵春宇的场景。

书有3个版本,细微处见学问。封面上不同称谓,不同人名都有着不同的心思。

书里留投稿邮箱,后来变成了「普洱」杂志的联络邮箱。

当年去采访阮殿蓉,约了好几个周,终于在金石见面。

创业后,她成为茶业复兴最有力的支持者。

当年去找艾田,遇到爱茶的史军超,他鼓吹普洱茶申遗,大家都摇头。

最近对哈尼族与茶的关系有些兴趣,于是读了他很多研究哈尼族的大作。

就书的作者以及描写对象,完全可以再写出一本书。

专家到底该不该卖茶

专家到底该不该卖茶?

大家看法都不一样,流行的说法是不能一边做运动员一边做裁判员。

有些人恭维我,说你怕是唯一一个不卖茶的专家。

有些人说你是茶界一股清流云云。

他们大约不了解专家。更不了解我。

我卖书啊。书是一个很好的标准产品。

卖书的亚马逊证明了书是很好的产品。

其实茶文化大专家也是大卖家。比如吴觉农,是茶文化专家吧?茶卖得好吧?

比如陈文华,是茶文化专家吧?开学校,卖菊花。现在大部分人知道吴觉农与陈文华,是通过其创办的实业,而不是书。现在时间太近,你看不出来卖茶的专家到底是知识胜出还是实业胜出。

现在卖茶专家变成笑谈,是因为文化没有做专,茶也没有卖好。在一个小圈子的打转,终究都会相互嫌弃。

任何人都能从自己的错误中获利

喝茶令人愉悦。这是我喝茶最大的理由。过去我烟酒茶不分家,总有人警告烟酒伤肝,但从未有人在喝茶上预警。像烟这种嗜好品,无论你怎么严厉警告,许多人趋之若鹜,就在于其令人陶醉的瞬间实在太美妙。白酒亦如是。

现在有人说茶之种种危害,举证不足以信。具体到普洱茶,熟茶,生茶以及老茶,各方「言之凿凿」,跑马圈地,终究不过利益二字。

麦克法兰说,在所谓的「公平竞技场」上百花齐放、交相争妍。这有利于保证效率,但对于参与者而言却毫无安全感,因为他们无法向自己或他人确定或保证,他们就是正确的。

kk进一步说,对于任意一条知识,你很容易就能得到一个反对观点;任何一个事实都有它的反事实。你不能依赖专家解决问题,因为每个专家都有一个与其相对的反专家。

如果你相信你生活在一个平行世界,各路大神自有广场,你就埋头喝你的。如果你谁都信,那就放弃喝茶。但千万这几天信这个,过几天信那个,把自己搞傻了!

其实还有句我坚信不疑的话分享给大家:「任何人都不能从自己的错误中获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南门老茶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cup.cn/?p=1721
返回顶部